第11章 林中小鹿(1 / 2)

居安殿里。

二师兄魏春桂和大师兄李大秋,还有小师妹苏小鹿汇合了。

“情况如何?”

刚见面,李大秋就急切的问道。

魏春桂没有说话,一幅高冷的模样,将崩断了的黑龙刀递给了李大秋。

“哪里来的锯齿?不对!这是黑龙刀!!”李大秋先是一愣,而后大惊失色。

“你又快又狠的黑龙刀,怎么变成这样子了?”

“这还能砍人吗?切菜都不行!”

李大秋吃惊道。

小师妹苏小鹿美眸瞪圆,盯着黑龙刀呆了一下,而后“扑哧”一声笑了。

刚一笑,就发现大师兄李大秋和二师兄魏春桂都齐刷刷扭头盯着她看。

气氛不对。

她顿时一慌,脸色微红的低声道:“对不起,我保证下次不笑了。”

李大秋和魏春桂没有理会苏小鹿,他们互相对视,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凝重和严肃。

“老魔头,深不可测!”

“得尽快联系圣地,对老魔头的修为和肉身再次评估,我们需要更准确的情报。”

“这段时间,我们低调行事,不能露出马脚,老魔头现在还不知道我们三人的身份,这是我们最大的优势。”

李大秋不愧是大师兄,一瞬间拿出了对症方案。

而后,他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看向了小师妹苏小鹿。

“小鹿啊。”

“嗯?”

“老魔头这几天被我们频繁试探,恐怕心中有所怀疑了,得想个办法分散他的注意力。”

“分散他的注意力?”

苏小鹿歪着脑袋思考,亮晶晶的美眸眨呀眨。

最后。

她眼珠子一转,露出一抹狡黠又害羞的笑容,低声道:

“老魔头是是老色批,他最喜欢我穿露肚脐的小裙子,要不我?”

一直未说话的二师兄魏春桂大喝一声:“不可!”

大师兄李大秋也皱眉道:“小鹿,这样太危险了。”

苏小鹿甜甜一笑,装出一副浑不在意的样子,摆了摆手道:“安啦安啦,放心吧,大师兄,二师兄。”

“这十年来,都是你们冲锋在前,这次,也该轮到我出力了。”

“而且,老魔头也只是看看而已,还能吃了我不成,他以前不也没把我怎么着吗?”

苏小鹿越是这样说,魏春桂越担心。

“走啦走啦,我去准备啦,别让老魔头发现了。”

苏小鹿说着,装出一副很轻松的样子,笑吟吟的离去了。

大殿里。

只剩下魏春桂和李大秋二人。

“李大秋,你刚才什么意思?故意坑害小师妹吗?”

苏小鹿没在,魏春桂脸色变冷,厉喝李大秋。

刚才李大秋故意询问苏小鹿分散老魔头的注意力,苏小鹿不明白,他难道还看不透李大秋的心思。

李大秋叹息一声,眼中满是无奈和疲惫的道:“师弟啊,师兄也很无奈啊!”

“这些年,我们潜伏于此,如履薄冰,与老魔头虚与委蛇,每天都胆战心惊,有时候我都会梦到老魔头发现了我们的身份,把我们扒皮抽筋,生吞活剥。”

“而今,老魔头已入晚年,日渐衰老,我们成功在即,可不能功败垂成啊!”

魏春桂脸色缓和了许多,却依旧有些生气的道:“那你也不能让小师妹去犯险!”

“老魔头是什么货色,你不比我更清楚?”

“说他是老色批都高抬他了,人家老色批还要脸呢,他连脸都不要,当年十国圣女被他掳去,一个个都”

魏春桂言至于此,胸腔起伏,显然生气至极。

就在这时。

大殿外,传来了一个弟子的声音

“启禀掌门,天玄阵翻牌,翻到了苏小鹿师姐的牌子,今夜需要苏小鹿师姐去陪太上老祖。”

魏春桂和李大秋同时脸色微变。

“好,知道了,你下去吧!”李大秋隔着门回道。

那弟子退了下去。

李大秋面色愤恨的道:“老魔头每逢夜里就长红毛,为了保护自己,搞了一个天玄阵,由阵法自动翻弟子的牌子,翻到了谁,谁就得去守夜陪他,一起长红毛,分摊不祥。”

“第二天,那弟子总会大病一场,精气神大损,好几天都恢复不过来。”

“好在弟子们性命无忧,每次还会被老魔头指点修炼,否则这洗髓宗早已人去山空了。”

魏春桂面色阴郁,没有说话。

老魔头的罪孽和无耻他不想多说,只想动刀子。

李大秋继续道:“小师妹刚决定去找老魔头,天玄阵就翻到了小师妹的牌子,这可真是天意啊!”

他沉吟了下,道:“这样吧,我会陪着小师妹的,绝对不会给老魔头可乘之机!”

魏春桂深深地看了眼李大秋,认真的道:“小师妹要是出了事,我的黑龙刀,又快又狠,你知道的。”

说罢,大踏步离去了。

最新小说: 催眠之前世今生 威震四方 我捡了男频金手指 苟在龙族的占卜家 末世:我的地堡能无限升级 拜师后,炮灰小师妹成了魔尊心头娇 重生后大佬她披着马甲当团宠 大隋:全能败家子 万界最强帝王系统 被诅咒的那些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