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马书院 > 都市言情 > 科技之锤 > 100 伙伴是,以生死相托 护彼此无恙

100 伙伴是,以生死相托 护彼此无恙(1 / 1)

宁为算是见识到了这个女生撕下柔弱伪装后的强势一面,代入到那些商家老板的角色,大概也会觉得如此娇滴滴的一个女生,竟能如此强势。

“说信仰有些过了。但当一家公司主营业务是一个能改写互联网安全格局的新算法时,也请龚学妹在报价时能保有一丝对技术的尊重。”

“宁师兄,假如我现在决定跟你合作,软件也能直接出产品了,你觉得我们应该从哪一步开始?”龚小妃直接转移了话题,问道。

“大概可以找些业务员直接去推销产品,或者做做广告?”宁为皱着眉头随口应了句。

“哈,幼稚,告诉你,宁师兄,如果我真的要做这个项目,首先第一步肯定是要跟江大软件实验室合作。”

“就以你第一篇论文里写的内容为例,你的湍流算法想要打开市场,第一步是证明自己的实用性。”

“所以你觉得12306这样背靠铁总的国企、还有那些航司凭什么会愿意跟咱们这一家什么都没有的小公司合作?背后没人顶着,你信不信所谓的专利能被人吃的死死的?你这个开发者最多只能喝口汤?”龚小妃用嘲讽的语气说道。

“我很幼稚?你知不知道实验室并不是独立法人?它凭什么跟你合作?你觉得能把股份给实验室?这才是幼稚吧?”宁为在自己擅长的领域反唇相讥。

龚小妃嗤之以鼻道:“合作难道只有分润股份一种方式吗?如果我要跟实验室合作,只需要说服江大领导跟江大软件实验室签署一份战略合作协议,投资实验室一个网络安全方面的研究课题,就能顺理成章的把实验室拉上我们的战车,这么说你懂了吗?技术男!”

宁为不说话了,因为的确是他肤浅了。

“接下来你还想知道经营这样一家公司有哪些利益要争取吗?有哪些坑需要避开吗?如果有侵权,又该如何维护我们的权益吗?”

“你知道什么是软件产品协会吗?又如何加入产品协会?怎么拿到软件产品证书吗?你知道为什么要拿到这些东西吗?你又知道要拿到这些东西公司研发人员比例跟研究开发的经费比例该是多少吗?你知道什么叫对软件企业产品增值税的即征即退政策吗?”

“最最重要的是,你知道没有软著权只有专利权虽然我们的确可以经营这个算法,但一些本该可以享受的税收优惠却无法享受吗?”

“甚至你知道我们注册公司应该注册小规模还是一般人吗?”

“不,你什么都不想知道,甚至不愿意花哪怕一分钟时间研究这些。更不会去想着怎么把这产品通过层层包装卖个好价钱。”

“你的最终目的只是做个甩手掌柜,把所有的事情都推到了一个能干活的伙伴身上,甚至在初期不想拿出一分钱的投资,只想着坐享收益,你竟然还觉得就这样拿百分之四十少了?”

龚小妃如同被激怒的小老虎般,质问着宁为,一条条理由的像是机关枪般从她嘴里蹦出来。

然而,宁为只是理所当然的点了点头,说道:“你说的都对,但我还是觉得少了。”

这态度,真的像极了渣男。

龚小妃瞪着宁为,眼神中是真有杀气散发出来。

宁为只是想了想,语气寡淡的说道:“直接给我一个你的心理底线,我知道你对我的算法是有兴趣的。毕竟是上了期刊的算法,已经有世界最顶尖的行业大佬帮你认证过这个算法的价值。虽然我不擅长谈生意,但也觉得你八成是在演戏。”

“这个世界上不止一个优秀的职业经理人。跟你谈这个事,有一份校友情谊在里面。另一个原因你也说中了,我不擅长商业,也不打算把太多精力放在做生意上,所以我希望有一个值得信任的人未来能一直帮我处理这方面的事情。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但我觉得选择你,比在外面随便找一个职业经理人更放心。”

“江大校友圈已经证明了你的能力。现在的你需要更大的舞台继续证明自己。我相信你这样的人大概是不愿给别人打工的。同样,我未来也肯定能走上更大的舞台。这次合作只是一个开始,如果能做得好,也许未来我们能相互成就一番事业。但首先,你得拿出诚意来。百分之四十?不行!”

当一个人在心底认定了对方会演戏的时候,就很难被对方的气势所慑服。

就好像此时的宁为。

“呵,找职业经理人?碰到你这样只想当甩手掌柜的技术投资者,你信不信我能出本书,书名就叫,甚至有方法能把顺利的你送去吃大锅饭,他还能在外面花天酒地?”龚小妃冷笑。

“正是因为我知道这里面可能有很多坑,才想跟你合作,我们毕竟是校友,有互信的基础。”宁为点了点头。

“不如你先说个自己的心理底线。”龚小妃冷声道。

“百分之八十。”

“呵,你另请高明吧,宁学长,正好也快到实验室了,再见!”

说完,龚小妃干脆利落的转身,没有丝毫犹豫,抬步便走。

宁为顿下脚步,皱着眉看着龚小妃的背影,想开口,忍住。

五米、十米、十五米……

“百分之七十五,你可以再考虑下。”宁为决定让步,声音稍大了些。

“百分之六十,我会仔细考虑。另外如果需要拉入战略合作者,或者公司发展到一定规模需要融资,按比例优先稀释你的股份。”学妹没回头,脚步没停,冰冷冷的给出一个数字。

“百分之七十!我的底线。日常经营我不管,但不管引入战略合作者或者融资都必须经过我同意。我要多拿股份的原因,不是为了钱跟你斤斤计较,也不是想控股公司,我只是希望未来有新的项目需要研发,又不被大多数人看好或者拿不到科研经费的时候,公司能成为我的助力!

“不怕你笑话,说点拔高的话,也许我未来我真能因为你帮我赚的钱,为国家的科研进步都做些贡献。如果未来公司真的经营好了,能满足我科研所需,我不会在乎以别的形式给你多分一些。”

“甚至如果你对我的学术能力有足够信任,就应该相信,未来肯定不止有湍流算法这一个应用项目可以合作。”

听到这话,龚小妃的脚步终于顿住了。

“成交!”

龚小妃转过身,神色古井不波的走回宁为身边,开口说道:“学长,你知道在华夏什么生意最不好做吗?”

宁为摇了摇头。

“合伙生意!不管你现在下了多大决心,又或者多相信对方,一旦公司经营出现困难,或者经营理念出现分歧,乃至觉得利益不均而闹翻的合作伙伴多到数不清楚。所以如果你真有心合作,在公司成立后,我们需要签署正式且详尽的权责协议,并将这些写入未来的公司章程之中。”

一个谈到生意便理性得可怕的女人。

宁为点了点头,答道:“可以,公司章程由你拟定,给我看过之后决定行就通过。”

“第二,既然你找到我合作,那我们就是伙伴了。我对伙伴的定义是能以生死相托,护彼此无恙,即为伙伴。也许现在我们还不算熟悉,但我希望以后我们能成为这样的合作伙伴。用你的话说,你做学术,我做商业,相互扶持,成就彼此。”

宁为皱了皱眉:“我不希望涉及任何感情方面的东西。”

听到这话,龚小妃笑了。

最新小说: 至尊仙兵 大唐斩妖人 豢龙氏 一枪刺回大唐 夫人被虐疯后,温总他死了 报告王妃,王爷真的有大病! 我在斗罗开网吧 被七个哥哥团宠后我爆火了 女总裁的绝命杀手 暴戾顾总每天炸宠火葬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