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马书院 > 恐怖灵异 > 子夜打更人 > 第15章 尿急

第15章 尿急(1 / 1)

正这么想着,我突然听见前面的廊道里传来了一阵奇怪的声响,好像是有人。

我心里一惊,难不成是家里进贼了?

于是我悄悄咪咪的摸了过去,只见屋檐下的一个栏杆边站着两个挨在一起的人影,月光恰好斜照在他们的身上,我仔细一看,居然是我四姐和姐夫。

只见他们紧紧搂在一起,好像是在亲热,两人的嘴里还发出阵阵低哼。

我一下子是尴尬地不行,哎,我这姐夫也真是太猴急了,还有明天一天就要结婚入洞房了,这点时间难道就熬不下去了?

这里顺道提一点,那时候的农村人不像现在,还是很保守的,基本不会出现婚前越界的的事情。

看他们在那里亲得那么带劲,我也实在不好打扰,最重要的是我要是这时候把他们撞破了,那场面将会非常的尴尬。

于是我轻手轻脚的想要退回房里,但这时候已经尿急得不行了,再加上看到这俩月光下亲热的场面,我那更是憋不住了,这一点我相信男同志应该是能体会到的。

于是我心里默念道,姐夫你搞快点吧,亲两口过了瘾就回去睡觉吧,要不然你小舅子的膀胱可要被憋坏了。

我躲在院子里的一棵梨树的后面,等着他们离开,但是听声音,他们似乎并没有要结束的意思,反而是愈演愈烈了。

我四姐的声音越来越大,这直听得我满脸通红,这样下去可不行,搞不好马上就要少儿不宜了。

我还是打算要回到房里,大不了找个瓶子尿了。

我缓缓抬起脚步,这时我却突然感觉我四姐的声音有些不对劲,当时的我算是完全不经人事。

而且由于那时候网络也不发达,我也没机会观摩那些学习资料,但是我的直觉告诉我,男女亲热不应该会是这种声音。

我四姐的那种声音更像是一种痛苦的呻吟……

我缓缓绕到旁边的一个柱子后面,从他们的侧面进行观摩,这样我就可以看到他们两个人的脸。

这一瞬间,我的两只眼睛顿时愣住了,眼前的场景果然不是什么桃色场面,只见我姐夫的嘴正抵在我四姐的肩膀上,他的嘴巴一张一合,好像是在啃食我四姐的身体。

这个场面是在是太过触目惊心,以至于我都顾不得遮掩,直接朝着它们靠了过去。

等走得近了,我终于是彻底的看清楚了。

我的老天爷,这个场面实在是太过怪诞了。

只见我那姐夫的脸上长满了白毛,脑袋上立着两个毛茸茸的尖耳朵,他的嘴巴呈尖尖的锥形,上下颚各长着一对焦黄的板牙,嘴角两边支棱着长长的白胡子,这他妈活生生的是人身上长着一个耗子脑袋呀!

此外,我那四姐也不像是个正常人,只见她皮肤惨白,面色之中透着一股死气,活像是一口尸体。

她上半身的衣服被拔掉了一半,我那长着耗子脑袋的姐夫正一口一口啃食着她肩膀上的肉,她的脖子下面已经露出了森森白骨。

那耗子每啃一口,我四姐就会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

我从小生活在农村,听过不少村里老人讲的十里八乡怪诞的故事。

我记得有一个故事就是这么说的,说是一些成精的耗子会在晚上趁人睡觉的时候跑出来啃人的耳朵,啃的时候人不会有痛觉,所以也不会疼醒,等到第二天睡醒的时候才知道自己的耳朵已经被吃完了。

我当时年纪小,听了这个故事之后是吓得几个晚上都没睡着觉,生怕自己的大耳朵被耗子给吃了。

但是后来年纪渐长便也知道这是大人用来吓小孩的故事,但是现在一看,耗子精啃人的事情居然是真的。

由于事发突然,我是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嘴里也没忍住尖叫了出来。

最新小说: 大唐斩妖人 豢龙氏 一枪刺回大唐 夫人被虐疯后,温总他死了 报告王妃,王爷真的有大病! 我在斗罗开网吧 被七个哥哥团宠后我爆火了 女总裁的绝命杀手 暴戾顾总每天炸宠火葬场 洪荒我垂钓就变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