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马书院 > 恐怖灵异 > 子夜打更人 > 第43章 难受

第43章 难受(1 / 1)

“院子后面。”

于是我借机离开了,直接回了家。

多年后回想起这件事,我才明白自己当时是犯了多大的错,即便是不考虑于舒瑶,但就凭王文斌之前做的事,也罪不至死呀,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这晚之后,于舒瑶再没回过家,而王文斌也跟着失踪了。

后来我一点点开始慌了,心里也胡思乱想起来,难道于舒瑶不是耗子精,难道她真的被王文斌给欺负了?

但是没理由呀,如果于舒瑶真的是正常人的话,她为什么会和那窝耗子精生活在一起?而且她是于玉文的妹妹呀。

第二天我找到了大山叔,把这件事跟他说了。

大山叔先是大训了我一顿,然后说道:“至于你媳妇的身份你不用再想了,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她绝对不是人,这一点,在你之前给我看她的喜画的时候我就已经百分百确定了。

这个事情你做得太冲动了,想借妖物之手去害活人性命,这可是要遭天谴的大孽呀。”

我低着头说道:“我现在也后悔了,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也没别的办法。”

从大山叔的话中可以听出,他只在乎人的性命。

但我却不知为何,心里却是更担心于舒瑶,说到底还是她之前对我实在太好了。

说句实在话,若不是为了我的家人,我甚至心甘情愿的让她骗我,能短暂的得到她,对我来说已经算是很满足了。

古语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这话多用作贬义,来形容那些好色不要命的人。

但我相信,只要是个男人,心里或多或少都会有想做一个风流鬼的时候。

大山叔叹了口气说道:“我估计你那媳妇是不想在跟你做戏了,所以直接回了于家,其实这样也好,至少你家里人暂时是安全了。

等后天咱们过去的时候,一定要将他们三个一举铲除。”

回到家,我的脑子一直恍惚不定,于舒瑶在家的时候我一直提防着她,可是她这突然间走了,我又觉得很舍不得。

“小宇呀,舒瑶怎么突然间就回娘家了呢,你是不是跟她吵架了?”

“没有,我老丈人病了,她只是回去照顾一下。”

“哟,亲家公病了呀,那你也该过去看看呀,人家待我们不薄,我们也得对得起人家呀。

这样吧,待会儿你把咱们家的老母鸡给你老丈人提过去。”

“不用,人家家大业大,不缺咱们这点东西。”

“你这孩子,怎么说话的,礼轻礼重这也是咱们的一点心意呀。”

“我说不用就不用……”

“嘿你这孩子……”

等待,往往才是最让人煎熬的,离我和大山叔的行动还有整整一天的时间,我在家里是焦躁得坐立不安。

吃不下饭,也睡不着觉。

这种时候,我就喜欢不停地干活,让自己疲劳,只有累了,才能不去想这些事情。

去年收了玉米,那些玉米杆还一直堆在地里,我妈早就让我去把玉米杆搬回来当柴火,但是我懒,到现在都还没动。

于是这天下午,我就在家和田地间来回的搬玉米杆,一直干到天都黑了也没停下来。

我妈也看出我有些不对劲了,说道:“我说你这孩子今天到底是怎么了,这么干活,要把身子累坏的。”

我爹如往常一样坐在门口抽着烟,时不时地瞅我一眼,但却不说话。

我不理我妈,依然是拼了命地干活。

她很是着急地说:“这孩子,肯定是和舒瑶吵架了。”

看她急得都快哭了,我终于停了下来。

“好了妈,我没事儿,地里还有最后一点了,我再搬一趟就休息。”

一整天,我都感觉自己被泡在烂泥里,难受的几乎快要窒息。

这一下午的劳作之后,流了很多汗,我的心里终于是舒服了一些。

晚上八点,我独自走在田地间,由于实在太累,不小心摔在了地上。

我趴在黄土上,一动也不想动了。

就在这时,一阵清凉的夜风吹来,空气中弥漫起了一股香味。

这个味道很熟悉,是于舒瑶身上的味道。

我缓缓把头从土坎上抬了起来,映入我眼帘的是一双颜色鲜艳的红色绣鞋。

最新小说: 大唐斩妖人 豢龙氏 一枪刺回大唐 夫人被虐疯后,温总他死了 报告王妃,王爷真的有大病! 我在斗罗开网吧 被七个哥哥团宠后我爆火了 女总裁的绝命杀手 暴戾顾总每天炸宠火葬场 洪荒我垂钓就变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