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马书院 > 武侠修真 > 开局苟到了剑仙 > 第五章:除妖伏魔

第五章:除妖伏魔(1 / 2)

仙品楼是一家饭馆,飘欲楼是一家远近闻名的青楼。

很久没开荤的李知安,随着柳温年来到仙品楼。

“一个儒生神气什么,真恨不得给他一刀。”

柳温年不知道是气到了,还是今天酒喝多了,脸色涨红。

李知安轻饮一口醇香的美酒,问道:“灵鹿圣院是什么地方?”

“这灵鹿圣院是燕州第一书院,文人学士眼中的儒家圣地,走出过不少尊儒圣,连当朝国师也是这所圣院的弟子,其地位超然。”

“我想知道,同境界的情况下,一个武夫对上一个儒士,谁胜?”

“武夫!武夫体魄强横,任何修士战场厮杀,只要被武夫近身,必败!”

问到自己擅长的领域,柳温年猛灌了一口烈酒:“这个我可要和你说道说道…”

据眼前这名二品武夫所说。

世间武者追求坚如金刚的体魄,加上体内浑厚如海的内劲,讲究一气呵成。

上五境的武夫,会修出属于自身的无敌气势,只是一声怒喝,地裂山崩。

“我那短命的便宜师傅,便是一位鱼游境武夫,早些年随他游历江湖,遇到一个出言不逊的大儒,一拳!”

“只一拳,我师傅把那张口就是下等人的大儒士,一拳打成血雾。”

回忆起往事,柳温年这个健壮如牛的汉子此刻有些哽咽。

“我这二品境,就是硬生生挨他的打挨出来的,遗憾的是没能学到我师傅的半点皮毛。”

善解人意的李知安,开口安慰道:

“不如这样,免得你以后遗憾,拳谱给我,

我自幼被一名山上老道士,曾言是武学奇才,根骨上佳,

由我来将你师傅这门拳法发扬光大。”

“……”

“学拳可以,给我师傅坟头前烧三炷香,诚心诚意磕个头就行。”

“这么麻烦,那我不学了。”

……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醉醺醺的柳温年,说到今日那件凶案。

“这凶案,你觉得那儒生司徒宇能搞定吗?”

“此案没这么简单,今日我用望气术看到,屋子房梁上有数具阴魂,身上连着一根根黑线。”

说完。

李知安埋头,大快朵颐着桌上的菜品。

此言一出,柳温年心中一跳。

心中酒意顿时消散一大半,他小声试探道:“莫非此案不是怨灵所为,是人为?”

李知安抬头问起:“你知道那魔榜上,有哪位是会抽魂拔魄这种霸道凶残的手法?”

“抽魂…”柳温年皱着眉,思索着。

“还真有这样一个人,不对,应该是五年前的魔榜第七乌君,此人坠入魔道半人半鬼,实力恐怖。”

魔榜。

这是李知安第二次听到,这个魔头榜单。

“乌君本是一名家道中落的书生,苦读三十年,一心想考进灵鹿圣院,却始终得不到儒圣认可。”

“其他儒院的一位儒师,见之可怜,动了恻隐之心,收他做了门下弟子。”

柳温年说的有些口干舌燥,饮下一杯醒酒茶。

“成记名弟子后,似是在院中受到不公的待遇,乌君一直隐忍心机,不知从何习得一门抽魂秘法,实力境界暴涨。”

柳温年逐渐压低粗犷的声音。

“更诡异的是,乌君竟能在儒家圣人庇护的书院里,残杀数十名儒师,手法便是那抽五魂,拔六魄。”

“引得儒家各派大怒,门派数万弟子尽出追杀此獠,朝廷也随即下了悬杀令。”

“乌君销声匿迹五年,被挤下魔榜,江湖也再没有他的消息。”

黑烟,抽魂,儒士……

似是想到什么。

两人猛然对视。

剑鞘不离身的李知安起身下楼。

柳温年抓起桌上的刀鞘,小跑跟上。

……

戌时。

月色朦胧,黑夜弥漫。

城南附近。

最新小说: 豢龙氏 一枪刺回大唐 夫人被虐疯后,温总他死了 报告王妃,王爷真的有大病! 我在斗罗开网吧 被七个哥哥团宠后我爆火了 女总裁的绝命杀手 暴戾顾总每天炸宠火葬场 洪荒我垂钓就变强 嫡女轻狂:妖孽国公太难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