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马书院

繁体版 简体版
白马书院 > 失眠飞行 > 奕静(1)和她的相遇和相认

奕静(1)和她的相遇和相认(1 / 1)

有的人有的心事,此时此刻无法放下,那就把它暂时放在心里一个小小的角落吧,就好像把一件小东西藏起來,放到抽屉里,放到衣柜顶,甚至放到床底下。生活继续,日子漫长,后来的一天,你都想不起你把它放到哪里去了,找不回了。这就是忘记。

很多人觉得降低底线可以换回一些,其实不是,底线才能决定你拥有什么。一旦你降低原则性的底线,很快你就会失去一些你视为原则的东西,接着会失去更多。通常降低底线换回的,已经不再是当初你想要的东西了。底线可以浮动,但不要一降再降;原则每个人都不同,但你得有。

总嚷着要找个对象,却从不主动勾搭。没喜欢的人,也懒得接受别人的追求。倒也不是那么“宁缺毋滥”,却还是不肯委屈将就。有时感觉单身挺好的,又常常羡慕别人成双入对。这才是很多人单身的日常吧。

如今我在我们曾经的家里想起你,还记得曾经我在咱们的家里你的床下刻下你的名字奕静,还记得那时我们才高二也是那天我从原来的学校转学到了你所在的学校?,还记得当时我因为自己心理障碍转到到我们学校就是因为单人单桌,因为心理障碍我很少说话,当老师让我自我介绍的时候我当时拿起老师桌子上粉笔在黑板上大大的写下了三个字;孔梓俊。

我记得当时你在我们班里你是最调皮的你经常上课点外卖找理由出去翻墙吃你的外卖,还记得有一次你翻墙回来当时我正对着墙打羽毛球你翻墙回来跳下来的时候正好趴到了我身上,当时你起来还理直气壮的话很多我用手堵住你的嘴,你正要走我拍了你的肩膀你可倒好抡起拳头向我打过来,当时我躲开了谁知道当时我们身后就是班主任你这一拳正中班主任鼻子流鼻血了,班主任把我们叫到了办公室让我先回了教室你却要打扫学校体育馆一个月。

还记得当时我看到你脖子上戴着以前小时候我给你做的木头铃铛从那以后我一直想确认你是不是我小时候认识的那个奕静,我记得以前小时候我们打羽毛球当时你为了接我打过来的球一头撞到了树上额头上有一道伤疤,有一次下课趴在课桌上睡觉当时我为了确认我把你的刘海捋到一边我看到了那个伤疤,我更加确定了你就是奕静。

还记得高中的时候你的学习成绩很差当时为了你的学习成绩给你做了几个考试重点和月考重点,结果我果真没看错你的成绩上升了当时你为了找出我还故意捏造你考试不合格要找我聊,我还上当了带着我给你准备的礼物我们见面你碰倒了我给你的礼物当你看到我们小时候的照片时你含泪抱着我说;“梓俊我找了你6年终于找到你了”,记得我们小时候我经常到她爷爷家吃饭爷爷奶奶也挺喜欢我的。

还记得那时高三最紧张的一年,当时我参加了我们现在学校的招生考试我被保送了但是即便我被保送也得要辅导你的学习,还记得当时你经常抱怨你都保送了还来班里干什么,我每次都很同样的回复你;“老师让我辅导你的作业我得负责争取和我一起考入同一所学校”就这样我们在一起度过了高中三年,到最后高考公布成绩那一刻我稳如泰山一点都不紧张再看你紧张的手心冒汗,最后你以不错的成绩考到我们进入了同所大学。

初恋是爱情里最珍贵的时光。因为失去了,所以才会更加的怀念。在爱的茫茫路途上,我们每个人都缅怀着那份美好的初恋时光,回味着那份纯纯的爱,深深的喜欢。虽然这是个爱情泛滥的迷乱城市,但我们仍保留这份爱的纯洁。

初恋,应该是年轻人的话题。对于我这个女儿都到了谈恋爱年龄的女人来说,再谈初恋,似乎有些荒唐。应朋友之邀,写这篇关于初恋却不再属于我的情感。

第一次爱的人,总是会把所有精力都放在这段初恋上,以至于青春过后容量都耗尽。你才发现自己已经面目全非。给予爱的人,都是宽容的人,获得爱情的人都是被爱灌醉的人,这份记忆是否会如雪般消融。

初恋是人生最美好的但也是难忘的,那是一种无言比喻的滋味,像红透的李子,似一望无垠的雪域,洁白无暇,让人充满了无尽的遐想。

我和奕静的故事我准备分两章讲这一章我讲和她的相见,下一章讲对他表白和在一起的点点滴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