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马书院

繁体版 简体版
白马书院 > 重生从千万大奖开始 > 第259章 无题

第259章 无题(1 / 2)

“确实可以整点花样出来。”

路遥笑笑:“搞点观众喜欢看的节目内容,比如吐槽选手在赛场上的坑逼操作,或者玩点好玩的游戏,再比如搞些和粉丝的互动之类的,都能吸引到观众。”

裴振民点点头:“我明天全部交给老罗去搞,到时候具体方案再仔细琢磨琢磨。”

“嗯,暂时就这些吧,飞鱼今年的压力可不小,老裴你得多费点心了。”

“肯定的,路总你放心吧,争取今年直接搞到盈利。”

“哈哈哈!”

路遥知道老裴这话是在开玩笑,直播平台要想盈利,最起码三年内是甭想了。

能做到不亏都难。

它跟游戏行业天壤之别,游戏行业只要你耐心去搞,搞出一款成功的游戏,就绝对可以挣钱到盈利级别,甚至一个游戏吃好多年。

而像搞平台这种行业就是要靠前期砸钱去抢市场,主播资源、用户引流,哪一个都得花钱,花的还不是一丁半点儿,几千万上亿都不在话下。

路遥摸了摸下巴,先寻摸寻摸,等年后各种动作起来后,就要往外界放点融资的消息了。

单靠飞鱼本身,除非趣玩往里面砸钱,不然绝对不可能做起来。

尤其是还有yy在一旁虎视眈眈的情况下,融资搞钱就是一件必做不可的事情。

除夕夜。

不比元旦,春节才是中国人心中真正意义上的跨年。

老裴在又喝了两瓶五粮液之后才醉醺醺的跑去睡觉了,让路遥随意,剩下四个房间想睡哪个睡哪个。

路遥酒量一般,也从不会多喝,在第一瓶酒喝完以后,就只是有一口没一口的陪着老裴凑场,所以这会儿的脑袋十分清醒。

随着午夜钟声的响起,远处传来爆竹的嘭嘭声。

伴随而来的还有漫天四射的五彩烟花,很炫丽。

早在下午的时候,谢图南母女俩就已经回到了申城,这会儿也不知道南方那边有没有守岁熬夜的习俗。

路遥拿起手机给谢图南发了条新年祝福。

很快,消息就回复了过来。

“新年快乐--!”

内容很简单,路遥看着她发过来的小表情,却突然酒劲上来了,直接就拨了电话过去。

“嘟嘟~”

两声铃响之后,很快就接通了。

电话那头十分安静,就只传来谢图南仿佛刚睡醒般的糯糯嗓音。

“喂,路遥。”

“怎么,已经睡啦?”

“回来后才发现我爸在家好多东西都没准备,下午跟我妈一块儿跑了好多地方置办年货,吃过年夜饭后有点累就躺床上想着眯一会,谁知道一下就睡到刚才了,才醒。”

“累的话那你就先休息吧,我我就不”

路遥突然窜起来的酒劲猛地醒了大半,事到临头又怂了起来。

“没事啊,都睡了好几个小时了,现在清醒得很,你打电话过来是不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啊?”

申城,一座充满了少女粉的卧室中,谢图南整个人蜷缩在被窝里,只露出那张可以打到九十分的绝美脸庞。

因为睡觉的缘故,此刻的她素颜不施粉黛,有一种动人心魄的纯。

听到路遥在电话里的吞吞吐吐,她又忍不住说道:“有什么话就说啊,难不成我们之间还有什么顾忌的吗?”

“不是顾忌。”

路遥苦笑,挠了挠头:“有点不知道怎么开口。”

其实话到了这份上,又是跨年夜这么个颇为特殊和喜庆的时间点,路遥的表现已经让谢图南猜到他想干嘛了,脸上不知不觉间便涌上了一抹粉红。

她脑海里又想起了中午临走时,母亲对路遥说的那番话,以及路遥叫的那一声‘南南’,脸上的红润又加深了几分。

本就清纯的素颜脸庞,此刻看起来十分惹人心动。

只是隔着电话之间的上千公里,无人有幸欣赏。

“有什么不能开口的呀,想说什么就说呀。”

谢图南心情随之紧张起来,可是言语间却不自知的就带上了撒娇的口吻。

路遥哪里听过谢图南这般温柔又带点俏皮、还有睡醒之时的呓呓嗓音,直接招架不住,脑袋一热就脱口而出。

“我觉得你妈说的挺对的,咱俩挺合适,要不要考虑真的处一处?”

话一出口,路遥的心脏就骤然停了一瞬。

两世为人,这还是第一次跟异性表白,心情顿时紧张到无与伦比,心跳都仿佛慢了几拍。

谢图南虽然已经猜到路遥想要表白,但当真正从他嘴里听到确定答案的时候,还是一下就开心到无以复加,上唇轻咬,轻轻吐出一个字。

“好”

嘭!

此时此刻,恰好一颗烟花在距离不远处的浐河上空炸开,将冬夜的河景映照的清晰无比。

得到了谢图南肯定的答复,路遥的心情就跟这颗烟花一样瞬间七彩斑斓,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那那接下来我我该说啥?”

路遥激动的结结巴巴,语无伦次。

从未见到过路遥这般紧张模样,跟以往在公司里运筹帷幄充满自信的稳重表现大相径庭,倒是有一种异样的可爱。

谢图南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娇嗔道:“傻不傻呀你~想说什么就说呗。”

“那还是等你回来后再说吧,我想我得平复一会儿心情。”

“我七号中午回来,呆子。”

“好,我等你!”

2013年2月1号凌晨一点十四分。

路遥发出了这一世的第一条朋友圈。

“幸得识卿桃花面,从此阡陌多暖意。

大抵知心有庭树,亭亭一如你风致!”

不过虽然解决了两世以来的单身问题,但谢图南远在千里之外,长安市的路遥仍就算是暂且的孤寡。

跟老裴这么个四十来岁的老男人在一块儿厮混了两天,大年初三,路遥就跑到公司去上班了。

趣玩现在过年期间的值班队伍比起往年都要庞大不少。

游戏产品多了,人员组织架构大了,需要24小时不间断的部门也就多了。

令路遥感到惊奇的是,苏炤竟然还在公司。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