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槐树村(1 / 1)

上辈子,他按照家里人的意思,好好读书,争取有大出息,让家里所有人都能挺直腰板。

然后,他三元及第,十二岁便成了大翎最年轻的状元,也被放在了翰林院任职。

又一路升迁,户部侍郎、户部尚书、丞相、帝师、摄政王他都当过,手握重权、忠君爱国几乎一辈子,可家里人却没一个有好下场。

甚至,他自己也没好下场。

为了让帝王安心,他一辈子都没有娶妻生子,也不过继后嗣,结果帝王还是不放心,在他领兵一统天下,亲手将他忠心的帝王送上天下之主那最至高尊贵的位置时,帝王赐了他一杯毒酒。

要他死。

原以为真就这么死了,却没想到重生到了七岁时。

上辈子,他对得住大翎,对得住两任帝王,对得住百姓,唯独对不起的,就是他的家人。

这辈子,无论如何,他都不想走上辈子那条路了。

只想平平凡凡,当普普通通的庄稼人。

这样的话,至少家里人都平平安安的。也没那么多勾心斗角、尔虞我诈、波谲云诡。

既然如此,他自然不读书了,从镇上回来了。

也是减轻他家里的负担。

家里人为了他能有银钱读书,上辈子那么辛苦,这辈子也已经又辛苦了三年,他爹都因为不停劳作,又将背给弄驼了……

而他现在虽然只有七岁,但这捆柴他也不是背不动,他肯定是要给背回家的。

薛大富又回头看了看,看他小儿子已经牵着姜月了,姜月也乖乖的被牵着,都在他后头跟着,离他并不远,但小儿子却还是倔强的背着那一小捆柴不肯放下,他心中酸涩,没忍心再看。

小儿子才四岁的时候,就被送去镇上读书了,哪干过这种重活、粗活。

姜月被牵着,看看薛琰,又看看前面的薛大富,真心觉得农家人不易。

薛大富家所在的村子叫槐树村,跟原主所在的村百柳村离的特别近,两村中间,就隔了一条河。

槐树村跟百柳村一样,也很穷,可以说,这十里八村,都很穷。

都是土坯房,茅草屋顶。

大多人家的房子都很是老旧。

甚至不少人家的土坯墙壁都裂了大缝,跟个危房一样。

好在家家户户屋前屋后都有树,院子里也种了菜,添了很多绿意,让村子里就算穷,也很有生机。

此时,已经是午时了,槐树村很多人已经在捧着饭碗,拿着筷子,在门口边吃午饭,边跟邻里唠嗑了。

都嗓门特别的大。

姜月还没走近,就听的一清二楚。

是个大娘先看到跟在薛大富后面的她的,那大娘立刻就指着她嚷了起来:“是月宝!是月宝!月宝,你怎么在这啊?你知不知道你大伯一家都被打了,打的老惨了,我都活这么大岁数了,就没见过有谁被打的比他们还惨的。”

“是啊是啊,月宝。”其他人都拿着饭碗围了过来。

这些人都是大人,都认识姜月。

薛琰想着方才姜月的力气,这事又那么恰巧的也发生在今天,他便也看向姜月。怀疑姜老大一家,是不是被她给打的。

最新小说: 今天也要捡个反派当手下 重生后大佬总怀疑我暗恋他 穿成年代文中的克夫狂魔 重生和偏执死对头闪婚 朕要金屋藏将军[穿书] 审神者总爱捡白毛 约战之黎明曙光 里草薙京的穿越之旅 孤成纪 当外神遇上荒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