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马书院 > 武侠修真 > 太昊 > 第四章 诡异山村

第四章 诡异山村(1 / 1)

清风徐来,吹拂着陆明的鬓角。

山崖之上,阵阵清风吹起了陆明衣角,也吹去了一路而来疲惫。

“真是好山好水好风光,郁郁葱葱之间有美景。这一路的攀爬也总是没有白费,见到这等美景,却是值了。”

陆明拂去发间的露珠,眺目远望,仿佛天地都开阔了,原本一直身处在临巫镇的小书童,哪有机会见识到这等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般的景色,如今站在此处,只觉得心神清明。

如今陆明筑基功成,不仅气血充盈,四肢百骸,五脏六腑都得到了极大的增强,便是五感五识也远非以前能比,眺望远方,竟能隐约可见一处村落,木屋散落在大河一边的平地上。

“竟然有一处村庄,看方向似乎正好在我前进的方向,刚好去买些食物与用品,也该买几身衣服了。”

陆明低头打量着一身补丁的衣服,只得无奈的苦笑了几声,虽然百日筑基给了充沛的体力与强健的身躯,便是那些山石草木划在身上,也很难划破他的皮肤,但是身上的衣服却没有他的身躯这般坚韧,在穿越丛林之间,早就破破烂烂。

若非他还带了一些针线布匹,早就要成为衣不遮体的野人了。

收回目光,陆明便开始朝着下山的路走去,一路也无风雨也无晴,极为平静,便是山精猛兽也几乎没有见到。

俗话说望山跑死马,清晨所见的村庄,陆明足足走了数个时辰,直到天色黑了下去这才来到村口。

来到村口,陆明却并没有急着进村,此刻天色刚黑,村中却没有一丝灯火,街道上更是连一个行人也无。若非之前还见到袅袅炊烟,陆明都以为自己来到了一个鬼村。

握紧手中的古剑,陆明小心翼翼的朝着村庄里走去,一路上寂静无声,除了他踩踏青石路的声响外,再无半点响声。

即便陆明心中也不由浮现出几分紧张之色,他仔细打量的小路两旁的房屋,家家紧闭房门,更为诡异的是门口贴着三五道黄符,窗户上方用麻绳悬挂着一柄剪刀,刀口朝下,只要窗户被打开,那柄剪刀变回落下,仿佛在防备着什么东西从窗户中进入一般。

越走陆明便越感觉到渗入,即便他如今筑基功成,内壮心神小成,但他比较只是一个十六岁的青年,何时见过这等场景,若是以前只怕早就离开了这个村庄,走的远远的了。

但是如今他心神有上清禹宇道人坐镇,即便已经有着几分不安,却也不至于太过害怕。

这村庄明明有人,却表现的这般诡异,定然隐藏着什么事情,好奇心再加上自身的实力让他决定还是打探一番。

走了大概一盏茶的功夫,一道细微的声响突然传入陆明耳中,若非他五感通明,耳力也随着加强了不少,还真有可能忽略这一道微弱的声响。

仔细倾听,那竟然是一个孩童的喃喃声,这道声音出现的很短,几乎在一两个呼吸之间便听了下来,似乎是被人堵住了嘴巴。

顺着那道声音,陆明连走两步,便来到了一处由木材混杂着灰色石块建筑的小平屋前,这间房屋与四周的房屋并没有什么不同,门上也贴着三张黄符。

陆明缓缓靠近,那三张黄符歪歪斜斜的贴在门上,自从进村以来,他便被这诡异的气氛所惊,只想找个人问问到底发生了何事,如今听到声响,他靠近门边,这才仔细观察起门上的黄符来。

一番细细打量,陆明竟生出几分熟悉之感,心念一转,他从纳物袋中拿出了一个灰布包袱,包袱中只有数十张黄符,那数十张黄符的笔法用度却是与其中一张黄符相同,可以看出是一人所画,隐约还能见到点点光华流转,至于门上另外两张黄符却是毫无灵性,甚至其中笔画都有所差别,失了其中灵韵。

除了数十张黄符之外,包袱中两本道书,其一为《太乙救苦妙善宝德经》,陆明研读过几遍,其中内容似乎记载着一种超度之法。其二为《五方五帝镇压符箓详解》,这本书中记载的便是画符之法,不过根据书中记载,这看似威猛霸气的名称下面,其中只是一本画符基础入门的详解。

退了几步,朝着窗户那边望去,果然窗户上也悬挂着一把锋利的剪刀,刀口朝着,刀尖隐约有寒芒闪烁。

陆明再次来到门前,侧耳倾听。

竟然隐约能听见粗重的喘气声,似乎屋内的人极为紧张所导致的。

陆明转念一响,便退了一步,伸手朝着房门敲了几下,原本寂静的村庄,被这几声敲门声打破。

“您好,我是路过的书生,能在您家过一夜吗,我不会白住您家,会给您一些铜钱的!”

陆明极为有礼貌的朝着屋内说道,与此同时他再次退了两步,紧了紧手中的古剑,但凡有一丝不对,他便做好了拔剑相迎的姿态。

随着话语落下,村庄再次陷入寂静,良久之后,屋内才传出开门声,一个汉子蹑手蹑脚的打开大门,露出一条缝隙朝着屋外张望,见到屋外的陆明之后,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那汉子推开门一把将陆明拉入房中,连忙关上大门。

屋内一片黑暗,三道身影躲在一张木床上,瑟瑟发抖的打量着进入房间的陆明,眼中满是恐惧。

黑暗并没有影响陆明的视线,如今五感加强,视力也有了极大的加强,不仅能见到更远的地方,便是在黑夜之中也能视物。

躲在床上的三道身影,中间的是一个干瘦的中年女人,一身朴素的长衣遮体,她一手抱着一个女孩,即便此刻她极度恐慌,依旧紧紧的抱着自己的儿女。

那汉子却是坐在窗户口,虽然他也极度恐慌,一双手正紧紧拉着窗户上的麻绳,这根麻绳似乎就是控制悬在窗户上那柄剪刀的。

进入房间的陆明此刻也不敢说话,只是坐在木椅上静静等待。

夜越来越深,不知道过去多久,直到屋外传出一声清脆的锣声,锣声响彻整个村庄,仿佛有如一针定心剂般,让原本躲在床上瑟瑟发抖的三人缓和了下来,便是那汉子也缓缓的松开了双手,红色的勒痕遍布手掌。

汉子长长的呼出一口气,勉强起身走到木桌前,点燃了桌上的油灯,原本黑暗的房间瞬间被灯火照亮。

整个房间都极为简陋,一张大床,床边摆放着一张一人高的衣柜,一张木桌,三张木椅便是全部的家具,在房间左手边还有一扇门,里面还有一个房间,想来是那两个小女生住的地方。

拿了一把木椅坐了下来,汉子看着四五十岁的样子,皮肤黝黑,斑白的头发用一根木钗固定在头顶,粗糙的皮肤下青筋暴起,似乎还未从刚才的恐慌中缓过神来。

汉子打量了陆明一番,原本放松下来的心,在见到腰间的古剑之后,有再次悬了起来。

“这位公子,不知你怎么会到来我们村,我们王家村地处偏远,看公子模样,应该是翻山而来,不知去往何处。咱们村庄如今危险的紧,公子最好明日一早便离开。”

汉子虽然声音粗犷,却是一个明是非之人,看到陆明年级不大,虽然拿着一柄长剑,只当是防身只用,也没做他想。

“大叔,不知这村庄到底发生了何事,为何天已黑便这般寂静,家家都熄了灯火,可是到了子时之后,又恢复正常。”陆明并未回到汉子的问题,而是将心中所思所想问了出来。

汉子目光扫了一眼陆明腰间的长剑,又看了看他,长叹一声,便将这村庄中发生的事情一一道来。

最新小说: 他来时星河落满怀 宿敌对我情根深种 她走后,仙尊日渐疯魔 炮灰大师姐手握凤傲天剧本 废柴修真记洛尘张小曼 攻略气运之子后绿茶她跑路了 拒绝攻略后我成为了万人迷 我嗑的cp必须he(穿书) 他先喜欢我 穿书后我用玄术征服律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