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马书院 > 武侠修真 > 太昊 > 第五章 妖物也敢称神

第五章 妖物也敢称神(1 / 1)

木屋之中,摇曳的灯火将房中五人映照的身影飘摇,那汉子凝眉思索许久这才缓缓道来。

原本王家村本是过着安定祥和的日子,虽然清贫了一些,但是却也过得很幸福,直到一个多月前,这村旁河中突然来了一个妖怪,竟然自称是河神,要我们王家村每月都要献祭一对童男童女。

我们山村虽然读书少,却也知道这等淫祠野神不可祭拜,而且家中小孩都是各家各户的心头肉,怎么可能献祭出去。

一开始还并没发生什么事情,直到七天之后,村头的王老头一家死在家中,一家四口被吸干了精血而亡,死状极为凄惨,这让整个村子都慌张了起来。

七日之后,又有一户人家死在家中。

村中老人一合计,便想着去邻村请那位刚到那边的游方道士前来帮忙。

那道人也有些手段,竟然在第七日晚上时与那大妖斗了起来,只听霹雳雷火响动,便相邻的两排木屋都被两人交战之威夷为了平地,最终却也只是落了一个两败俱伤的局面,等村庄乡亲赶来却只见到一条水桶粗细的黑色大蟒爬到河中,消失不见了。

众人将道士背到房中修养,足足养了五日道士才缓过气来,这一日道士留一些附录,有叮嘱了一些事情与村中老人,便匆匆离开的村庄,说是去请他师兄前来捉妖。

每家每户都分到了一张黄符贴于门上,甚至村长还请了村中唯一的秀才又临摹了一些。

哪知这道士一走便是一月,再也没有回来,好在那道士将那妖怪打伤,这才使得交给他们的方法还算管用,虽然有个别几个倒霉之人没有做好防范,死于非命,村中其他人倒是生存了下来,就是日子便的更加苦了。只是那妖怪不在是每隔七天来一次,而是没有了规律。

讲到此处,汉子神色却是越加低落起来,心中隐约有着一丝埋怨那道人一去不回,又自觉此间那道士帮他们良多,便是走了也无话可说。

陆明大怒,心中暗自想到:“小小妖物也敢称神!”

自他踏入修行,也算明白以前看的志怪小说也许确有其事,神明更可能为真。

但他哪知道自古称神多为妖物,积善功德,以证神道,也有小妖不明事理,不懂天道,只能做个淫祠野神。

“大叔,既然此处有那妖怪作祟,为何你们不逃离此处呢?”陆明心念一转,神色有些差异的打量着眼前的汉子,心中却是极为奇怪为何这村庄中人没有一人逃跑,按照汉子所说,那妖兽明显受了重伤。

“哎,我们何曾不想逃离,只是我们村庄地处偏僻,以往我们外出都是依靠小船顺河而下,如今河中被那妖怪占据,我们哪还敢渡船,而走陆路山高地远,没有十天半月哪里能走得出去,而且又不知那妖兽对我们施展了什么妖法,但凡有逃离的村民,总会在第二天死在村口,而且死状极为凄惨,都是被吸干一身精血而亡,便是我等青壮汉子看了都胆寒,在那之后便再也无人敢逃。”

汉子顿了顿继续说道:“若非那道人教我们的办法还能勉强防住妖兽,只怕我们村庄早已成了鬼村,被那妖兽吃了个干净。”

“看来在山中遇到那处枯骨便是这位道人了,这是可惜了他不知道为何死在山中,若非遇到我只怕还要曝尸荒野,连个容身之地都没有,观了他的道书,我也算是成了他的人情,也罢便留下来帮上一帮,也算是完了他的心愿。”

陆明低眉沉思,心中不由暗自考虑起来,虽说心里已然有了定计,但他自己实力他也是知道的,虽然完成了百日筑基,更是内壮心神小成,却也只是肉身强悍一些,没有达到蕴气境,便是半点法力也无,神通法术更加是想也不要想。除非他动用老师留给他的那张符箓,可是前方路远,危机重重,如此轻易便将自己唯一的底牌用出,又如何走到师门。

陆明再次回思老师传授他的修行知识,特别是关于妖兽的记载,瞬间大量关于妖兽的记载浮现在脑海之中,仔细对比。心中却是已经有了定计。

“大离国建国六十于载也算是国泰民安,却不想在这偏远山村还有妖物食人之事,不过看他们描述,那妖物并未化形,想来境界应该与我差不多,但妖怪修行与我人族又有不同,他们主要是强健肉身,淬炼心头一口妖气,不过它被那位道长打伤,或许我还真有机会将这妖物除去。”

若是真正修炼有成的大妖,心中即便再有不甘,也只能逃离此地,赶去师门,让自家老师出手,也不碍自身道心,如今一番考虑,却还是有很大的把握将其击杀。

灯火依旧在摇曳,映照这陆明脸色阴晴不定,又过去了数息之后,他将手中长剑横放在木桌桌面,沉声说道:“大叔,此间事,既然被我遇到,那我便管了。”

那大汉听到陆明话语,不由微微一愣,脸色露出一丝苦笑,他连忙说道:“公子你只是一位读书人,又有什么能力去降妖除魔,这妖物厉害的紧,莫要逞一时之能,害了自家性命,公子还是明日一早便离开此地吧。”

大汉也知道陆明好意,可是这妖兽凶残的紧,今日它未出现,明日定然会来,看陆明只有十六七岁的模样,又如何能让他为了村子丧命。

陆明却只是微微一笑,只见他从木椅上起身,抬脚便是朝着地面一跺,顿时整个木屋竟然轻轻晃动起来,脚下石砖更是轰然炸裂,将那汉子吓了一跳,双手不自觉的朝着窗口麻绳抓去,还以为那妖兽又来了。

“公子好手段!”汉子有些心疼的望着屋内的碎石,擦去额头因震动落下的灰尘,眼中却是露出几分喜色。此刻汉子连忙起身,朝着屋外跑去。

陆明一把将大汉拉走,即便那大汉身形看上要比陆明强壮一倍有余,却是无法挪动一步。

“大叔不必着急,明日你在去告知村长与村中老人,而且明日我还需你们帮我做些准备才行。”说完此番话语,陆明便松开了手,再次坐了下去。

汉子揉了揉有些疼痛的手臂,心中再次感叹起来,这书生看似柔弱,但力气却是恐怖的很,只是轻轻一抓,便让他动弹不得。

汉子连连点头。

“也是也是,今日天色也晚,先修行一晚,明日再说,明日再说。”

说完,汉子便将陆明安排到隔壁客房中住下。

一夜无话,第二日一清早,那汉子便已经起身朝着村中央走去,那里有着一幢小四合院,那是王家村村长居住地。

“村长,村长,有大喜事啊,您快开门。我们村子有救了!”

汉子一边敲着大门,一边大声的朝着屋内喊去,语气之中有压制不住的喜悦。

良久之后,那屋中才传来开门声,一位枯瘦的白须老翁从屋内走出,老人身旁还跟着一位彪形大汉,此刻两人一脸疑惑的望着满脸兴奋的汉子,既好气又好笑。

最新小说: 孤成纪 当外神遇上荒神 李小山王馨瑶 入世玄医赵阳林采涵 末世:从强化武器开始 他来时星河落满怀 宿敌对我情根深种 她走后,仙尊日渐疯魔 炮灰大师姐手握凤傲天剧本 废柴修真记洛尘张小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