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马书院 > 历史军事 > 大晋:我真不是天命之子 > 第十四章 里应外合破郯城(下)

第十四章 里应外合破郯城(下)(1 / 1)

争地以战,杀人盈野,争城以战,杀人盈城。

冷兵器时代,历来两军对垒都是双方排兵布阵后直接冲杀,在小股部队的交战过后,在主帅的指挥下,双方各种兵种的交锋开始上演,弓弩兵和骑兵是远程攻击的利器,重骑兵则是在两军混战时可以决定胜败的存在!

主动进攻的一方意味着要更多的承受对方的弓弩箭雨,短兵相接时真的就是双方互砍,没有任何花哨繁杂的武功招式,因为既没有时间也没有空间可供施展,稍不留神就会死在敌人的刀枪下!

攻城战则更为残忍,各种攻守城武器的出现让作为攻城方要攻下一座城池往往要付出成千上万的士卒代价,其实就是在用人命换城池。

万一遇到善于守城的敌军将领,亦或是缺少智谋的己军主将,那么造成的死伤会更多,甚至到最后可能连城池还拿不下!

郯城,东海郡太守府外小巷。

徐宗文永远忘不了第一次拿着冰冷的长枪捅进陌生人身体的感觉,徐宗文驰骋马上,在马匹强大的冲击下顺势将枪头送入一名秦兵身体,随后穿透秦兵那不堪一击的身体,直到鲜血喷泊而出!

战场上充满了狼烟和刺鼻的血腥味,双方的哭泣和低吟,还有被惊醒的深夜栖息在屋道:“这也是每一个上了战场的战士难以逃避的宿命。”

郑略听不明白,他只是站立一旁守护着徐宗文,沈玉倒是为他说的话暗暗点着头。

“死亡并不足以让将军畏惧,将军百战死,虽死而犹生!向胜而死,死得其所,马革裹尸才是归宿!”

他记得淝水之战当夜,朱序曾对他说过这句话的时候,眼中那坚定的眸色仿佛与那日淝水战场之上万里高空中的黑色如出一辙,或者干脆说是融为一体了,朱序是在战场上生存不知道多少回的人,而他经历的战斗屈指可数。

大队的人马的入城随着徐宗文的思绪飘远了。

太守府外。

“都尉!”看守大门的晋军纷纷行礼。

徐宗文急忙问:“李演抓到了吗?”

“回都尉,诸葛队主还在围堵,人都在后院,都尉放心,人绝对逃不了!”

“还磨蹭什么?不投降的胡虏杀了就是,都一个时辰过去了,还没有抓住李演吗?”徐宗文有些不快了,他受了伤本就心情不爽,听到太守府里还在霹雳哐当的对战,不由得骂出声来。

守门的军士不敢答了,徐宗文径直踏进了太守府。

“是谁?”诸葛侃手下的兵卒正引领徐宗文前去后院,经过李演寝室房门时徐宗文突然看到一个黑影从床边跃起,他赶紧让人围住寝室外边。

推开李演寝室大门,在众人的火把照应下,徐宗文屏气凝神地拎着剑,正要准备与敌人搏斗,却在墙角发现一个发髻凌乱,套着粗布褐衫,裹着米黄色单衣的身影,似乎是一个女子。

“大胆贼人,还不束手就擒?”郑略护在徐宗文身前,对那女子怒喝道。

这女子因为受到惊吓而身子不停地在发抖,连回话也带着哭腔。

定睛细看,原来是一旁床榻上躺着一具女尸,看样子应当是太守李演的侍妾,乱军之中不知是被晋军还是秦军错杀了。

站起身来,便得见这女子长着一双蛾眉眼,腮边几缕发丝随风轻柔的飘动着,倒是把徐宗文看的有些着迷了,尤其是那双灵活转动的眸子流动着狡黠,全身上下无不散发出一股子灵气。

“不知姑娘是何人,跟太守李演有何干系?”徐宗文突然间的柔声细语,让郑略和沈玉两个人看的有些不可思议,这昨日还在下邳大开杀戒的都尉居然还有这么不为人知的一面!

“将军饶命,小女子只是布衣百姓,这东海太守李演一干氐人自从来到东海,我等就未曾有过一日快活日子!李演巧立名目,苛捐杂税,对辖内百姓敲骨吸髓,草菅人命,小女子今夜是想来去这狗官性命,还东海百姓一个太平安宁,不知将军替天行道,攻下郯城……”

女子说着说着,一双泪眼梨花带雨般扑簌簌地往下坠着泪珠,看的徐宗文实在受不了。

“原来如此,郑略,这姑娘就交给你了,好生照料,莫出差错!”徐宗文急着想走,这种女儿家哭鼻子抹泪的场面他可经不住!

郑略咧着嘴答应下来,他早就注意自家都尉对这女郎颇感兴趣,眼下又把人交给他照看,这意思还不够明确吗?

徐宗文倒没有想那么多,他一心想尽快平定郯城,然后美美的睡上一觉。

徐宗文带着沈玉和剩下人马离开了,那女子跟着郑略走出了房门,朝着另一处不知是何所在而去,临行前还一直回头张望已经消失在人海尽头的徐宗文。

“李演,你走投无路了,赶紧投降,我家都尉可以答应留你一具全尸。”

“少废话,你们这些南蛮子也就嘴上厉害,有本事过来取老子人头!”

“队主,我们损失了不少兄弟,要是上面怪罪下来……”

“你懂什么?我们跟着徐都尉降下邳,攻郯城,这些不是功劳?损失人马就你心疼?分赏钱的时候你还会心疼吗?”

“都尉!”

“徐都尉。”

徐宗文赶到后院看见一群人围着一个披头散发的秦军将领,他大步流星走过来。

“都别挡着,给都尉让条路。沈玉让沿途的军士赶紧让开道路。

“李演,你可愿意归降大晋?”徐宗文见到的李演身旁已经没有站着的秦兵了,他试着劝降道。

“要杀就杀,何必浪费唇舌!”李演的态度很决绝,他身上已经多处受伤,要不是靠着墙根,连腿也站不稳。

徐宗文摆了摆头,吩咐道:“弓弩手,送他归西吧!”

“放箭。”诸葛侃一下令,几百名晋军手里的弓弩箭矢不约而同全部射出,把李演钉在了墙根,李演全身上下都插满了箭矢,像一只摊开的刺猬……

最新小说: 他来时星河落满怀 宿敌对我情根深种 她走后,仙尊日渐疯魔 炮灰大师姐手握凤傲天剧本 废柴修真记洛尘张小曼 攻略气运之子后绿茶她跑路了 拒绝攻略后我成为了万人迷 我嗑的cp必须he(穿书) 他先喜欢我 穿书后我用玄术征服律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