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马书院 > 历史军事 > 大晋:我真不是天命之子 > 第三十二章 厉兵秣马望洛阳

第三十二章 厉兵秣马望洛阳(1 / 1)

彭城北门,徐宗文部大营。

此时亲军营寨中空无一人,上百军帐虚置,只有看守营寨的军士戍守着寨门,校场上,军帐内,空荡荡,冷清清的……

彭城自从破城之日起半个月内,雨就没有停歇,即便如此,徐宗文还是命亲卫五千人每日坚持操练。

其余各部则没有徐宗文部这样重视军队训练,因为彭城被晋军攻陷的消息传到兰陵、东莞两郡后,两地的太守望风归降,朱序一面忙着派兵驻守,一面向建康报捷,忙的不可开交,军中之事都交给平北将军徐元喜代为署理。

远处山林下,在一片淅淅沥沥的雨中,突然响起一阵急行军的脚步声,只见风雨中,山林下一大片黑色人群踏着泥泞的山路在极速奔跑着,其中还擎着数十面带有“骁骑将军徐”五个字样的军旗,这些人数众多的军士们正是徐宗文麾下的五千亲军。

昨日,建康来使,在建康朝廷得到朱序等人收复了整个徐州七郡的捷报当日,朝廷哗然!

自晋室南迁以来,在各地广置侨州,晋陵郡丹徒县京口城就是南渡之后的“徐州”治所,实际上晋廷版图只摸到了徐州最南边的广陵郡,整个徐州的光复意味着徐州各个士族的原籍之地都被恢复了!

琅琊王氏,下邳赵氏,彭城刘氏,东海王氏,琅琊诸葛氏乃至徐宗文的本家东海郯城徐氏的故地都恢复了!

徐州的收复对于晋廷的意义远不止于士族大姓的原籍,这是自大司马桓温以来被收复的第二个州,而且还是距离扬州最近的一个州,是毗邻国都建康的一个州!

这是地处偏远,还是贫瘠之地的益州无法与之相比的!

有鉴于此,晋帝司马昌明欢喜之余,即令尚书省起草升迁的诏令以八百里加急的速度送发往彭城。

诏令升朱序为二品骠骑将军,册封襄平县子,徐宗文以首功升任四品骁骑将军、领东海太守,朱谌为五品宁远将军,人马损失殆尽的徐元喜因为擒获秦国平南将军张据有功,改任镇东将军,其余人等俱有升赏。

骁骑将军,天子六军领军、护军、左卫、右卫、骁骑、游击之一,从骑都尉到骁骑将军,还加实职五品东海太守,这样的升迁是徐宗文意料之外的,足见建康城那位最自己的期望之高。

徐宗文升了骁骑将军,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沈玉、郑略、诸葛侃、田洛、张轨五人为东海五县县尉,诸葛侃兼领别部司马,主骑兵,各掌一军三千人,实领幢主,表奏裴卿为东海都尉、牙门将之职,以秦军降附的原都尉庞白为锦衣卫指挥使,负责组建徐部的情报系统。

众将喜气洋洋,尤其是突然被拔擢的庞白更是欣喜异常,他一直认为自己曾经用弩机伤过徐宗文,又是降将,所以认为徐宗文不会重用他,没想到幸福来得太突然!

根据徐宗文的解释,这个新设立的锦衣卫从事巡查、缉捕、刺探、收集情报等工作,犹如汉时的绣衣使者,权力非常!

庞白再也不用耿耿于怀,他发誓忠于徐宗文,为徐宗文尽心竭力,以报效徐宗文对他拔擢之恩,体恤之情!

……

“快点,再快一点,两刻之内没有跑回大营者,晚饭就取消了!”

徐宗文身着甲胄,全身早已湿透,内外湿漉漉的,不仅是徐宗文一人,整整五千亲军都是如此,他们二位职分不同,但是办的都是陛下的事,一举一动都牵扯着大晋子民的利益。如果在北伐期间,二位心生龃龉不快,一旦危及北伐大业,酿成祸事!届时,这其中的苦涩,甘甜终究是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但是时下,大都督和使君肩上担着收复失地,光复旧都的重任,此时应当内重外轻,至于朝野上的明枪暗箭那也得等我们北伐结束才能‘有幸’去挨……”

朱序从建康挚友的书信中了解到,淝水之战后,北府军北伐势如破竹,两个月内收复许多城池,尤其是东路军的朱序本部,随着徐州光复的捷报传回,朝中有些人已经开始坐不住了!

“陛下将在明年元月正式授太傅都督十五州之重权,节制北伐三路兵马,总统北伐所有事宜!”朱序只是攥着杯子不肯松手,悄声说道。

都督十五州,十五州是大晋所有的疆土,皇帝这是要作甚呢?

徐宗文懵了,如果他记得没错的话,都督十五州这事历史轨迹上确实有,只是不是明年元月,而是九月,但是谢安都督十五州之后屡受晋帝司马昌明猜忌,同时又被会稽王司马道子排挤,没多久就自请外镇,然后在太元十年八月这位大晋宰相就因病逝世了!

这样看来,皇帝要把谢安架在火上烤,这是捧杀啊!

谢安掌控了整个晋朝的兵权,作为潜在政敌的会稽王司马道子是最为忌惮的了!

大晋眼下表面沉浸在北伐前所未有的胜利中,实际上朝野上下已经开始酝酿着一场巨大的风暴……

“使君其实怕的应该不是朝政的阴谋算计,而是徐州收复以后是否能固守!”

徐宗文一语点破了朱序的心事,朱序接着朝野之争拐着弯跟徐宗文讨论时政,其实是在试探他有没有下一步的计划!

“宗文这双眼,果然是洞若观火!”朱序起身抽出一张地图,全部撑开之后,秦晋两国的态势,天下州郡的位置,山川河流的走向一清二楚,细致周到!

“徐州地处海滨,北面有青、兖二州虎视眈眈,西边的豫州倒是不足为虑,谢车骑已经在攻略此地,我所虑者是河北之地的鲜卑、丁零是否会有意南下?”

“使君说的是慕容垂和翟斌?”

慕容垂是燕国文明帝慕容皝第五子,前燕三朝老臣,不得已而投靠秦王苻坚,眼下秦国崩溃之势已经难以阻挡,他的兵马一直徘徊在洛阳与邺城之间,不久前才强渡黄河北进。

“慕容垂志在复国,他的理想之地一定是黄河以北诸郡的燕国故土,绝不会南下主动招惹大晋!”

徐宗文将他对慕容垂的分析一一道开,朱序这才松了一口气。

翟斌是丁零族首领,丁零族就是“敕勒川,阴山下,天似穹庐笼盖四野”中的敕勒人,又被称作高车人。

这个翟斌先后臣服石赵、慕容燕和苻秦三国,被封句町王,但是心怀不轨,野心勃勃,他倒是有可能会觊觎徐州之地,但是眼下晋军北伐气势正盛,短时间内他应该也不会蠢到主动南下。

这下,朱序终于安心的斟了一杯酒饮下了。

最新小说: 入世玄医赵阳林采涵 末世:从强化武器开始 他来时星河落满怀 宿敌对我情根深种 她走后,仙尊日渐疯魔 炮灰大师姐手握凤傲天剧本 废柴修真记洛尘张小曼 攻略气运之子后绿茶她跑路了 拒绝攻略后我成为了万人迷 我嗑的cp必须he(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