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马书院 > 历史军事 > 大晋:我真不是天命之子 > 第三十四章 假作真时真亦假

第三十四章 假作真时真亦假(1 / 1)

晨曦降结的冰碴子紧紧附满了岸边的荒草、枯木,一轮红日亘古不变地注视着一切,寒冷与孤寂好似早已被置之度外。

临淄城外,初升的旭日下是一队军旅的残影缓缓从高大坚固的关隘中淡去,沿着官朝着东西两个方向渐行渐远。

“进城了。”

徐宗文与裴卿二人正谈论正欢,一旁驾车的张三提醒道。

车内坐的是聂蓁儿,今日她特意梳了一个妇人的发髻,改为挽髻插笄,并在发髻上缠缚一根五彩缨线,表示其身有所系,装扮成徐宗文的妻子。

进入青州地界以来,徐宗文与张三、裴卿、聂蓁儿和几个军士佯装新婚妻子回乡省亲,徐宗文与聂蓁儿二人所扮演的角色是夫妻,裴卿扮演的是老仆人,张三充个马夫,其余人则是护送的部曲乡兵。

还别说,徐宗文高大俊朗,器宇不凡,聂蓁儿亭亭玉立,小家碧玉,当真是郎才女貌,天造地设的一对玉人,简直不要太般配。

“啊~”徐宗文结束了与裴卿的对话,弯着腰进了车,却不慎用力太猛,没有控制住身形,脑袋迎面就撞到了两团软乎乎的东西,一抬头,徐宗文的整张脸几乎是贴着聂蓁儿的脸!

“啊—”聂蓁儿第一次叫出声是因为被徐宗文给撞了,而这一次则是因为徐宗文不敢直视聂蓁儿已经泛着红晕的面庞,垂下头时又看到了不该看的……

徐宗文赶紧与聂蓁儿拉开距离,朝着一旁拼命挪着屁股,他假意整理完了衣衫,转过身子先向聂蓁儿道了个歉,然后又解释道:蓁儿姑娘,刚才是我太孟浪了,是我的不对,请你不要介意!”

“我怎么敢怪罪将军呢?”聂蓁儿一直低着头:“是我坐的太近了,才会让将军造成了误会。”

“是我失礼了,冒犯蓁儿姑娘在先!”

男女大防,古已有之,肌肤之亲只有行过结发之礼的夫妻才能有,而且即便是夫妻也不能在人前正大光明那啥不是?

徐宗文在回味刚才他不慎用触碰到聂蓁儿某个重要部位,随后他立刻清醒过来,徐宗文伸手给了自己一个巴掌,嘴里不停的默念着:“观自在菩萨,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郎君何必如此自责?”见徐宗文大力抽自己巴掌,聂蓁儿的脸也不红了,忙劝道。

徐宗文挥了挥手,“蓁儿姑娘不要再说了,都是我太过轻浮,惹得姑娘心生不快。”

“我并没有不快啊!”

“蓁儿姑娘是为了宽慰我受伤的心灵才诓我的,你就不要宽慰我了,我已经羞愧的无地自容了。”

“郎君!”

……

马车内的两个人正在相互致歉,而马车外的裴卿、张三和护卫马车的亲军们都在偷笑,他们早就听到了聂蓁儿的尖叫声,都猜测自家将军旅途寂寞,有些按捺不住躁动的心,在马车上就迫不及待开始做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

裴卿用余光悄悄打量了一眼马车:将军还真是风流倜傥啊!这一招欲擒故纵高啊,实在是高啊!

张三捂着耳朵:我什么都没听见,我什么都没听见……

众人忍俊不禁,马车也摇摇晃晃,摇摇晃晃来到了临淄城下,按照入城规矩,验完路引,马车就驶进了临淄城。

青州地处滨海,属于古齐国,周武王分封诸侯时,太公吕尚就以“大农、大工、大商”为国之三宝,春秋战国时,齐国通商工之业,便鱼盐之利,是最先富裕起来的国家。

青州隔海相望是平州,三韩之地,南方是地域广阔的徐州,舟船便利,利于商贸,境内商贾云集,而临淄作为青州治所自然也是繁华非常。

“找一个离刺史府近些的院子,租下来,再发出召集令,让入城的兄弟们集中起来,随时待命!”徐宗文从马车里伸出脑袋,对张三吩咐道。

张三朗声道:“郎君有命,找一处僻静所在。”

裴卿踩着轻快的步伐上前问:“郎君,您和夫人一路旅途劳顿,要不要先找个酒肆吃一些?”

徐宗文回头去问聂蓁儿,后者摇了摇头:“进临淄城前,将军不是买了许多干粮吗?眼下蓁儿还不饿,若是将军腹中饥饿,那就先去也无不可。”

“听夫人的,晚些再去。”徐宗文嗓门很大,周围的人都把目光集中在这行人身上。

好家伙,出行带这么多护卫,不知是谁家的郎君,好阔绰!

面对路人的指点议论,徐宗文毫不在意,他钻回了马车,又和聂蓁儿闲聊打发时间去了。

徐宗文通过马车小窗打量了一会临淄的风土人情,对聂蓁儿问:“之前大军一直在攻伐,没有空余的时间寻找令弟,不知令弟身长样貌如何?”

“我弟名唤聂庸,走失时才十三岁,当时已经有约摸六尺身材,除了有些瘦弱……对了,他额头很宽,眉也细长浓密……”说起自己走失的弟弟聂庸,聂蓁儿就有一肚子说不完的话。

半个时辰后,张三在城东距离青州刺史府不远处找到一处正在出卖的小院,徐宗文出了足以将院子买下的价钱却告诉房主只是租住一月。

如此天降好事,房主平白无故得了一个大便宜,自然欣喜若狂,巴巴的搬了出去,很快将院子空了出来,又寻了专人将院舍扫洒干净,整顿修理一番,足足费了两三个时辰。

待一切准备妥当,徐宗文一行也得以搬入小院,张三寻觅的这处小院两进两出,东西厢房足有十几间,还有后院五间正房,可以容纳百余人。

大门近处有一株老槐树,房檐兽角,院子除了有些显得老旧,倒也气派,大应是从前刺史府官吏的府邸,后来被富商收购,然后售卖与房主。

“郎君,这边请。”

张三在前头引路,徐宗文、聂蓁儿并肩同行跟在后头,三人跨过两扇门,走过四五处石阶,经过正堂步入后院,在正房入住。

“不错,很干净,也很敞亮。”徐宗文里里外外瞧了瞧,称赞了几句。

张三在一旁回道:“这都是裴先生照着郎君的要求找的,属下只是个跑腿的,郎君满意就好。”

“满意,很满意。”徐宗文拍着张三的肩头:“记得多派人盯紧了刺史府,看看最近都有什么人出入,随时来报。”

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徐宗文想先了解了解这个青州刺史苻朗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然后再决定用什么法子去应对。

毕竟传闻只是传闻,闻名不如见面,不见面怎么能算得上了解一个人呢?

徐宗文在计划亲自登门拜访,见苻朗一面,不过为了不引人注目,只能采取非常方式了,正常的投递信柬邀约肯定不行,这大院距离刺史府那么近……

最新小说: 孤成纪 当外神遇上荒神 李小山王馨瑶 入世玄医赵阳林采涵 末世:从强化武器开始 他来时星河落满怀 宿敌对我情根深种 她走后,仙尊日渐疯魔 炮灰大师姐手握凤傲天剧本 废柴修真记洛尘张小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