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马书院 > 历史军事 > 大晋:我真不是天命之子 > 第四十章 徐宗文夜探刺史府(中)

第四十章 徐宗文夜探刺史府(中)(1 / 1)

西厢房与月牙湖相隔的房檐上,一个尖嘴猴腮,贼眉鼠眼,长得纤瘦的瘦高个儿趴在上面偷偷地打量着月牙湖周围,他眼珠子提溜地转呀转个不停,好像是在找什么人。

屋脊下,另一个身子臃肿,脸上长满麻子的男子从身后抽出一个折叠好的宽口细绳麻袋递给瘦高个儿,他细细道来:“黄皮,这麻袋用来装宝贝,你到时候麻利些!”

“麻子哥,你就把心放到肚子里,我们两个一起上还能走得了?”

麻子脸脸与瘦高个儿对视一眼,他笑了:“也是。”

说着,两个人就向着刺史府深处的房什么库房,他心下起疑便掉了头往西边去。

他胯下憋了好久,尿意袭来,着实难受!可更难受的是,谁知道他在这月牙湖的廊下青石小道足足拐了几个弯也没见一个茅厕!

“活人可不能被尿给憋死!”

徐宗文主意已定,找个没人的地儿随便解决了再说,刺史府的卫兵在大张旗鼓的搜索着,再耽搁下去实在不妙!

他看中前方有扇小门,左顾右盼一番没见得有人便准备不管三七二十一推了进去再说,可是试了几次都推不开他料想:“什么鬼地方,锁的这么严实?我倒要进去瞧瞧!”

小门一旁的院墙颇高,目测三丈有余,比东西厢房与月牙湖相隔的院墙还略微高一些,他屏气凝神,集中注意力。

“刷刷刷。”很快徐宗文便抬脚踢着院墙上身,倏地又双手并用攀爬而上,十几息之间便翻身落地进了院子。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居然这般考究?”徐宗文靠着院墙解完手后沿着院子里走了一圈,他看不清院子格局又被一堆花草环绕,没多久忍不住就上墙头想要一探究竟。

这院子中间有间雅室与几间偏房,他仔细打量还发现雅室门前还有二人站得笔直守在门口!

徐宗文不经觉得这院子有些怪,但是没有月光已经,他看不清那二人是何装扮,便也难以辨别此二人的身份。

他不再好奇,低身一纵,正要翻了院墙回去,抬眼定睛一看,前方墙壁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两具人影,身形高大,如今正直勾勾盯着他!

随后徐宗文手脚并用蹭蹭往后退,蹭了没多远后背就“嘭”的一声,脚下落空,他业已身形不稳起来。

徐宗文心道一声:“不好!是陷阱!”果不其然,言罢,他身子一时失去重心往下坠落而去……

“郎君?”张三一直往前跑,突然想起来身后还有个人,立刻折返去找徐宗文,他听到声音立刻赶来小院方向,可是徐宗文已经翻墙去了隔壁院落,他侧着身子刚好瞧见徐宗文从平地上突然消失不见,只传来徐宗文的叫喊声,他又飞奔过去一探究竟。

“哎呀——”

张三急如风火,没有仔细看清,就在徐宗文掉落的位置附近他也一脚踩空,失足掉落下去。

“好像方才还有动静,突然就消失了。”

就在徐宗文和张三掉落之处附近,两位忽然现身,只见他二人脚下并未着地,而是轻飘飘地立在小院树顶的枝头!

他二人身量高大,听力眼力皆都非比寻常,此前徐宗文翻墙入院发出动静,他们听到细微窸窣声这才追寻而来,却未料找寻片刻四下仍是无人……

徐宗文翻身坐起,他顿觉半截身子都疼得要命!晃了晃脑袋,他眯着眼撑起身子——呀,好硬!这下面到底是什么啊?

“呼——”张三从身上掏出火折子,拧开之后轻轻吹了一口气哦,随着一盏的火光随即从黑暗中亮起。

在徐宗文的眼前出现的是一间四周密封的地窖,没想到刺史府这个小院子地下还有这么一个地窖?

“郎君,我们现在怎么办?

“你问我?我也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

张三手持火折子亦步亦趋,缓慢走向的一个角落,他走到打开的角落开始拨弄四周,接着又伸手在黑乎乎的墙壁上到处摸索,但没有什么进展,他没有找到出口。

“有出口吗?”

张三再抬头打量头顶的地窖入口,至少十几丈,入口下方掉落一堆长明花瓣与银琼树落叶,还有一块已经碎裂多时的木板。

应是这木板太过腐朽难以承载徐宗文和张三两个人的重量,所以才让徐宗文两个人不慎掉落进来。

话说回来,若不是这地窖下都是土壤他还真说不定要折了半截身子去!

徐宗文背对着地窖暗处,后背愈发疼痛,他伸出手轻轻摩挲,正欲将手掌收回时不小心碰到一处墙面,他觉得松动便忍不住按了下去,待他回头时,密室深处跟着就出现了一个长方形的小门,厚重的一扇铁门随着按动的跟着无声的向侧面滑去,一个黑漆漆的房间随即出现在的身前。

“这不是地窖,而是一间密室啊!”

“郎君,危险啊!”

“怕什么,都下来了,进去一探究竟。”

徐宗文小心翼翼地弯腰钻进铁门,随即伸手在小门侧面按动了一下,黑漆漆的小门内立即闪出了一片柔和的灯光。

张三望着这间密室,眼中闪动着兴奋的光芒,他也弯腰钻进了密室。

最新小说: 当外神遇上荒神 李小山王馨瑶 入世玄医赵阳林采涵 末世:从强化武器开始 他来时星河落满怀 宿敌对我情根深种 她走后,仙尊日渐疯魔 炮灰大师姐手握凤傲天剧本 废柴修真记洛尘张小曼 攻略气运之子后绿茶她跑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