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马书院 > 历史军事 > 大晋:我真不是天命之子 > 第四十一章 徐宗文夜探刺史府(下)

第四十一章 徐宗文夜探刺史府(下)(1 / 2)

徐宗文走了一炷香的时间才将整个密室转完了,密室十分宽阔,正中摆放着一张长案,密室内的空气十分干燥,但却十分干净整洁,弥漫这一股淡淡的异样的土壤腥味!

他找到一个藏在密室墙上的名画,摘下它,从后面的格子里抽出一个的梨花木盒子来。

徐宗文略微吹了口气,散了灰尘他才准备打开梨花木盒子。

徐宗文拿着梨花木盒子仔细打量许久,拉着侧面的机关,慢慢的拉开……打开的盒子之时有一股强光照射过来,很是刺眼,他下意识的用手遮住眼睛,慢慢的,强光微微褪去……

盒子里装着好像是一卷字画,虚伪打开之后可见其天头用绫、瓣后隔水用黄绢,尾纸用白越笺等装裱华贵。

“郎君,这好像是字画。”

“应该是,看样子不是凡品,若不然也不会安置在这样隐匿的所在。”

徐宗文微笑着,如获至宝地伸出手去抚摸那精致的字画,这纸质手感细腻柔润,看着十分特殊。

“既然不是凡品,那就不妨打开看看!”徐宗文拿起,激动莫名道。

“这是顾长康的《凫雁水鸟图》!”

顾恺之,字长康,与车骑将军谢玄,太傅谢安外甥羊昙,江左第一棋手张玄之,右军将军桓伊,王献之、王徽之、谢道韫叔嫂三人,这八人共称为江左八圣。

顾恺之为画圣,谢玄为贤圣位列八圣之首,羊昙为乐圣,张玄之为棋圣,桓伊为笛圣,王献之为书圣,王徽之为酒圣,谢道韫为文圣。

顾恺之被称为丹青妙手,传世佳作《女史箴图》、《斫琴图》、《洛神赋图》,其中《女史箴图》被称为后世国宝,而那副国宝还不是顾恺之真迹,只是宋人摹本而已!

可想而知,徐宗文手中的《凫雁水鸟图》自然是价值连城,没想到却被苻朗藏在地窖中!

“郎君,这边还有一个通道。”张三的声音把徐宗文吸引了过去……

苻朗本来已会周公,正请教治国理政之道,被府内卫兵的捉贼声音惊醒,哪里还睡得着?

他翻身下榻,从枕头底下抽出一把钢刀,小心翼翼踩着脚步推开房门,他喝住一个兵丁:“如此混乱,怎么回事?”

兵丁:“回使君,有贼人潜入府内,属下等正捉拿贼人,请使君莫要担忧!”

“一定不能放跑了贼人!”

“诺!”

苻朗关上门,刚把钢刀藏好,眼前的柜子里突然传出震动之声,他又赶紧急匆匆抽出钢刀,双手操刀,挪着步子缓慢接近柜子。

“是谁?给我出来,再不出来我就要砍了!”

“兄弟别急,我们是好人,别冲动!”徐宗文从柜子里露出半个脑袋,立马被苻朗的钢刀抵住脖颈,他吓得立马不敢吱声,赶紧出来,将双手举过头去,一动也不敢动,深怕眼前这莽夫汉子没控制住气力一不小心把自己的脖子给拉了。

苻朗心生疑惑,心道:这男子的面皮倒也白净,生的如此俊俏,怎么有半夜潜入人寝室的怪癖?

苻朗看一眼徐宗文又瞧一眼只穿了单衣的自己,心道:想我苻朗英俊潇洒,风流倜傥,是苻氏千里马,这也是人所共知,不可置疑的事实!这小子不会是听了我的威名,自己又有龙阳之好,断袖之癖,所以心生歹意,实则对我起了色心,想要图谋不轨吧?

徐宗文的脖颈被冰冷的钢刀抵的难受,一股寒意从脖颈处传来,苻朗在观察他的同时,他也在暗中打量苻朗。

只是苻朗突然护住胸口的动作着实搞笑,这突如其来的怪癖倒让他一时无法应对,有些不知所措了。

“兄弟,能不能把你的大刀稍稍往外挪一挪?这膈的我难受还是两说,主要是怕你举着也累。”

“兄弟?”

见苻朗光顾着护着自己的胸口,也不应他,徐宗文也心中生疑:“这汉子心口是有病吗?老捂着干什么,大晚上的怎么什么人都有?”

徐宗文想起刚刚翻墙入院时遇到的两个黑衣人,看刺史府这动静,那两人明显就是来偷盗的贼了。

最新小说: 她走后,仙尊日渐疯魔 炮灰大师姐手握凤傲天剧本 废柴修真记洛尘张小曼 攻略气运之子后绿茶她跑路了 拒绝攻略后我成为了万人迷 我嗑的cp必须he(穿书) 他先喜欢我 穿书后我用玄术征服律界 这个男配我要了[快穿] 海洋霸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