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马书院

繁体版 简体版
白马书院 > 聊斋:书生当拔剑 > 第四十三章 神秘主公

第四十三章 神秘主公(1 / 2)

“啊!”

店中响起一声惨叫。

那伙计反应极快,一边抬手挡一边躲,但再快也快不过周羽的动作,依然有不少豆浆溅到脸上。

没等店中客人回过神,便见那伙计如狸猫一般窜出店外,又纵身一跃上了房顶,转瞬间消失不见。

“这……这……”

店老板一脸呆痴。

“老板,再舀一碗豆浆来。”

周羽却像没事一般坐了下来,冲着老板吩咐了一声。

“哦……”

眼见先生一脸泰然,完全没有追的打算,孙礼颇有些疑惑,但又不好开口相问。

直到喝完豆浆,吃完米糕,离开小店之后,周羽这才拍了拍孙礼的肩:“放心吧,那家伙逃不了。”

“哦?难道先生看出了那家伙的来历?”

周羽摇了摇头:“在泼豆浆时为师已经施了秘法,不管他逃到何处,为师自有办法找到他。除非,他能在短时间内逃出千里之外。”

一听此话,孙礼由衷感慨:“先生真乃神人也!”

“也没那么神,你以后用心钻研周易,也许会有惊喜的收获。”

孙礼赶紧应声:“多谢先生指点。”

“好了,时间差不多了,为师去找找看那家伙到底什么来路。”

“真是惭愧,为了学生的事劳烦先生专程来一趟。”

“别说这些没用的,记住,不要对任何人透露为师到京城的事。”

“是,先生。”

不久后,周羽从西门出城,沿西南方向走走停停,最终来到了一处距离京城大约三十里开外的山野中。

到了这里,周羽开始变得小心起来,尽量隐匿行踪搜寻。

奇门遁甲包罗万象,其中便有一项追踪之术。周羽正是利用了泼豆浆之时神不知鬼不觉给那伙计下了套。

江湖中,也有类似的追踪之法。

最常见的就是在对手的身上洒一些特制的粉剂,也或是悄悄放在对手的随身包裹里。

这样,便能循踪追击。

包括周羽的前世也有这样的方式,比如定位仪。

只是,对于周羽所施之术来说,这些全是小术。

比如在对方身上洒特制的粉剂这一类,只要对方有所警觉,洗个澡,换一身新衣服,基本上就能摆脱追踪。

而周羽所施的这一招,却是凝气于指,弹出一道暗劲留存于对方体内。

只要方法得当,手法巧妙,比如周羽当时故意泼豆浆,令得那易容成伙计的家伙疼痛不已,手忙脚乱,哪里会注意到有一道暗劲进入体内?

而且这道暗劲不会对人体造成任何影响,所以也很难发现。

以周羽目前的实力来说,这道暗劲的效果差不多可以持续两天,范围大致在几百里方圆。

因此,他才会对孙礼说,除非对方短时间逃出千里之外。

真要那样的话,他就无法追踪了。

但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

根据周羽的感应,对方就藏在这片山脉中,而且就在方圆几里之内。

经过一番搜寻之后,周羽终于找到了目标所在。

那是一个三方悬崖,只有一道小道可以上山的山峰。

山不算很高,但地势却很险要,三方的悬崖如刀削斧劈一般,别说人,就算猴子恐怕也很难上得去。

这样的地形可称得上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远远看去,隐隐可以看到山上有一片规模不小的建筑。

观察了一会,周羽绕到了背后,决定从悬崖悄然潜上去……

一般人上不去,不代表能难倒他。

山顶上,有一处独立的小院。

院外只有两个守卫把守,但暗地里却有不少暗哨警戒着。

居中的一间厅内。

一个罩着黄金面具的男子端坐在上方的椅子上,下方,一个个子矮小的男子跪在地上,脸上有少血泡……

“你是怎么暴露的?”

“回主公话,属下也不知是怎么回事。一个书生来吃早点,说豆浆是酸的,非让属下喝下去。

属下不喝,那书生突然将豆浆泼了过来……”

“以你的身手,区区一个书生能泼中你?”

“这……那绝不是一个普通书生,想来已经识破了属下的身份。”

蒙面男子怒道:“既然知道那不是一个普通书生,你暴露了身份还敢回来?”

“主公息怒,属下当时当机立断,未做片刻停留立即遁走。

在城里绕了一大圈这才从东门出城。

出城之后又绕了几个大圈,确认没人追上来这才开始回返。

一路上,属下又多次故布疑阵,完全可以确定没有人跟踪……

属下也是想着第一时间将此事禀报主公,所以……所以这才赶了回来。”

“哼,你可知道江湖中的跟踪术层出不穷?你没发现,没代表就没人跟踪。”

“属下该死,属下该死,求主公给属下一次将功折罪的机会……”

蒙面男子端起茶抿了一口,随之抬了抬手:“既然你都说该死了,那还活着做什么?”

一听此话,跪在地上的男子吓得魂飞魄散,拼命地磕头求饶:“主公饶命,主公饶命……”

这时,一道人影突然闪现,一掌击中了那男子的天灵盖。

“扑通……”

不见一丝血溅出,那倒霉催的家伙便一头扑倒在地。

“将他扔到蛇窟去。”

“是!”

手下应了一声,拖着尸首走了出去。

“庞军师。”

“在!”

随着应声,一个留着山羊胡,年约五十许的老者走了出来。

“这事,你怎么看?”

庞军师沉吟了一会,道:“依属下推断,想来是有一个精通医术的高人看出了端倪,从而顺藤摸瓜找到了那家小餐馆。”

蒙面男子点了点头:“多半是这样……看来,我们还是低估了那个孙礼。

这小子刚入仕途,在京城也没什么根基,到底是何方高人在暗中助他?”

“主公,会不会是……靖安侯?”

“靖安侯?”蒙面男子愣了愣,随之摇了摇头:“应该不会,不是有消息说他快成亲了么?

成亲乃是大事,他无缘无故跑到京城做什么?”

“话是这么说,但这靖安侯太神秘了。根据咱们各方面的情报分析,这家伙以前并不算出众,就是一个普通的举人。

近两三年也不知怎么回事,突然间离奇崛起,大力推崇儒家思想,而且关于他的各种神奇传说也很多。

甚至,当地还有不少百姓将他捧到了神的高度。”

“关于他的本座也听说过一些,只是……他真有这么神?”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