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马书院

繁体版 简体版
白马书院 > 大凉镇抚司齐平 > 第八十章 收束的时间线

第八十章 收束的时间线(1 / 2)

枪声传播的速度很快,也很远,当一行锦衣抵达长街时,看到的,只有地上的两具尸体。

一人一马。

马还有口气,人却已死透了。

“是郑都司!”有人捡起他的腰牌,看了眼,脱口道。

所有人心头都是一沉,有难以置信,也有懊恼和愤怒。

齐平没看尸体,环视周遭,凶手早已遁逃,消失的无影无踪,他们……终究是来迟了一步。

“人应该朝那边跑了!”

大嗓门校尉指着地上的血滴方向,指着一侧巷子,当即带人追了过去。

齐平并未阻拦。

凶手离去匆忙,不大可能有时间伪造现场,留下误导,起码,他看不出误导的痕迹。

不过,推理分析他在行,但说起动手抓人,还是交给这群校尉更好。

转眼间,现场只余下三人,裴少卿已经开始催动腰牌,向周围求援。

齐平凝眉,观察现场。

郑浩常仰面躺在地上,虎口裂开,身上有细碎刀伤,致命伤在脖颈处,神情惊惧。

死不瞑目。

嘴边,洒着砒霜。

他的胸口,衣襟上,歪歪扭扭,写着一个“仇”字。

一名校尉捡起地上破碎的一角斗篷:

“这应该是凶手留下的,双方经过一场厮杀,从伤口看,对方用的也是刀,但郑都司不敌,那枪声是他开的,但似乎没有击中。”

涉及战斗领域,校尉立即展现出智慧。

裴少卿则是走到了那匹马旁,蹲下,叹了口气,一掌辟出,给了马儿一个痛快,旋即,捡起炸开的箭矢,微微变色:

“是军中法器弓弩!”

“哦?”齐平接过打量,认出了这东西。

当初,在河宴扮演匪徒时,他用过这玩意,不过也有区别,这箭矢是会爆炸的型号。

“凶手从哪弄来的?军中?不,江湖里也有此类器物流传,有渠道的话,想搞到不难。”齐平暗衬。

这时候,其余校尉们颓然返回,为首者攥着一件染血,破烂的斗篷:

“在巷子里发现的,但人已不见了。”

齐平眼神闪烁了下,说道:“也就是说,凶手的确是朝那个方向逃窜的。”

大嗓门校尉点头,解释道:

“越过这片民居,便是另外一条繁华街道,那边人多,凶手换了衣服,混进去,再想找,无异大海捞针。”

齐平却若有所思,闭目,似是陷入思考。

实则,在脑海中模拟现场,尝试计算距离。

京都内城的街道讲究对称,因而,只要有参照物,便可估测建筑位置。

再加上马速……齐平反复思索,问道:

“如果,我们能回到一刻钟前,全力朝这里赶,能来得及吗?”

众人一怔,面色古怪,心说这问题好没意思,人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事已发生,马后炮作甚。

但齐平此前的表现,已赢得他们的信服。

大嗓门校尉想了想,摇头:

“很难。一刻钟前,大概就是枪响前后,即便走最近的路,也有些急。”

事实上,绝对的距离不远,可问题是,这里是京都……建筑林立,不是草原,可以跑直线。

街道上还有人,也会影响速度。

“很难么……我知道了。”齐平忽然说。

众人忽地生出不安,没等询问,便听少年平静开口:

“重来。”

……

……

景物变幻,一行锦衣缇骑,回到了内城街道上。

策马疾驰。

齐平眯了眯眼,望向前方,太阳西沉,残阳如血,路旁建筑坐标,为他提供了时间参照。

“三……二……一……”心中默数。

“砰!”

远处,枪声传来。

众锦衣大惊,彼此对视,意识到可能发生了什么。

“声响在那边!”一人模糊指向某方位。

却无法确定具体。

上一次,他们也是这般,所以才耽搁了不少时间。

“跟我走!”

齐平一马当先,大声吼道,按照脑海中,想好的路线狂奔。

众人一怔,下意识跟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