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马书院

繁体版 简体版
白马书院 > 荒诞说之生死 > 第五章 突然爆炸的电脑

第五章 突然爆炸的电脑(1 / 1)

不一会儿,爱尔德就回来了,他委屈地捂着脸。本来李小崇会以为他会冲上来和他干仗,可是他却抱着他哭了。

爱尔德脸上的小手印红红的,很清楚,还有点肿起来了。

这小妞下手太狠了。李小崇抱着爱尔德轻轻地拍着他的背,像极了哄孩子睡觉的妈妈,再配上一首摇篮曲估计更像。

爱尔德泪眼汪汪地看着李小崇,刚要说话就有人进来看到了这一幕。来的是个英国小伙子,据说他还是英国皇室呢。

不过,看他那调皮地捂着眼睛还要露一条缝的样子,怎么都不会想到皇室怎么会有这么一个成员。

德瑞卢·温莎,一个十七岁的天才少年,因为讨厌政治导致没什么成就出来。不过,他依旧是天才,与笨鸟先飞的人不同,他就是聪明。

“德瑞卢,不用装了,出来说说老师的圣旨吧!”李小崇认命地说。

德瑞卢咳了一声,清了清嗓子装模作样地说:“辅导老师说,李小崇和爱尔德·托马斯有伤学校风气,说明就在挑战他。他很欣赏学生的这种冒死前进的精神,他接受挑战并以做好了接受挑战的准备。所以特地让我,尊贵的皇家男孩德瑞卢·温莎来通知你们二位,决战时刻已到。”

德瑞卢说完,保持着微笑,默默地向后退了一步,关上了门。

李小崇无奈地看着猪队友一般的爱尔德。他知道爱尔德喜欢这个奢丽容·安德烈很久了,怎么可能横插一刀,他自己的麻烦还没解决呢。

丫丫不远万里地跟着他一起来了波兰,在一所三流大学读书。说实话,这姑娘已经变了,以前看着胖胖的她心里还多少有些动容,然而她现在变得漂亮了,李小崇反而越来越不喜欢她了。他其实懂得她的心思,她还年轻,该玩,她很享受着聚光灯打在身上的感觉,就像万众瞩目的王后一般。可是,她也懂得,以她的成就,终会有一天会回归到普通的生活,所以她打算把她的一生压在曾经喜欢过的李小崇的身上。她以为她跟着他这么久就能打动他的心,可是她错了,水性杨花的女人在男人眼里终究不是玩物就是垃圾。

爱尔德哭的像个孩子,他说奢丽容打了他,还说他是个疯子,坏了她的好事。

李小崇从来不觉得像奢丽容这样一个大美人会看上他这样一个长相一般成绩也一般的中国人。现在他也不懂她的心思。好事?指的是什么啊!

尽管不愿意,他们两个人还是忐忑不安地去了辅导老师的办公室。

这个老师可是出了名的难琢磨,他可不会给你讲道理,直接让你锻炼锻炼身体或者玩玩小游戏什么的,搞到你怀疑人生,永远不敢再犯事。

图易容拉·马丁,这个老师也来自法国,然而并不讲人情。他长着高高的个子,一副金边黑丝眼镜架在他挺拔的鼻梁上,让爱尔德一下子就想起了电视上的那个怪怪的天才科学家,他今天刚去植入了芯片,出门果然用不着戴着帽子口罩墨镜那么麻烦了。

看来图易容拉也是个科学迷啊,这么快就把那副老旧的圆形眼镜换了。照着这个方向拍马屁一定没问题的。

爱尔德心里乐滋滋地想着。突然间,传来了一声爆炸声。

尼玛,老师桌子上的电脑炸了,不止如此,这么巨大的爆炸声把整个学校都震得快要塌陷了。

看着墙上脱落的瓷砖,墙皮还有砖块。李小崇皱着眉头跑了出去,果然学校乱成一团了,如果没猜错,不止一台电脑爆炸了,或者还有其他的东西也一起爆炸了。

“噢,我的天呐!发生什么了?”同学们四下逃散,看来受了惊吓。

“小崇,好诡异啊!”爱尔德躲在李小崇的身后,像是一只趴在母亲背上的小猴子那般。

李小崇看着议论纷纷的同学老师们,心里的疑虑也越来越大了。

这种事情发生在一个学校里,一定是有人刻意为之。可是这样的手法是怎么做到的?如果是黑客,那么最多也就是黑了所有的电脑,但不至于让电脑都爆炸了。如果是有人在每一个人的电脑里都装了一个小型的遥控炸弹,也是极为勉强的说辞了。毕竟同学们私人拥有的电脑可不是随意借给别人的,尤其是一些有些洁癖的女生和怪人。

这些都说不通,那么究竟是何种手法呢?

“小崇,小崇……”爱尔德摇了摇李小崇说,“辅导老师叫你呢!”

李小崇一听到辅导员老师这几个字,立马就像穿着短袖短裤来到了雪山,风与雪毫不客气地缠绕在他的身边,真是,太凉快了!

图易容拉扶了扶从他高高的鼻梁上滑下来的眼镜,顺了口气,很严肃地看着低着头乖巧的很像两只小兔子的李小崇和爱尔德。

“首先,说一下你们的问题,二位都是热血青年,一时被美女名利迷了心窍也是可以理解的。”

有戏,图易容拉今天居然松口了,太怪了!

“但是!”

这一个但是,让这两个人刚刚热乎了起来的心情又回到了大雪山。

“身为老师,我很痛心。你们这么做,有没有想过你们的儿子女儿也会学习的。”

儿子,女儿?呃呃,李小崇越听越离谱,他连女朋友都没有,哪里来的孩子啊!

“等你们的儿子女儿学坏了,就会影响你们的孙子外孙,一代代地影响下去,知道这叫做什么吗?”

李小崇在心里哀叹了一分钟,就冲着图易容拉教训他们说的这些话,他决定以后绝对不让他找到自己的毛病。

“这叫做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汤。你们就是那颗老鼠屎,你们各自的家庭就是那锅汤。”爱尔德低着头,悄悄地不屑地挑了挑眉,他要是老鼠屎,也一定是那颗成为鲜汤的最美味的佐料。图易容拉训了他们好久,竟然也没有让他们受惩罚,也不知道是性子逆转还是另有阴谋。

李小崇一路上都没有说话,反而是爱尔德一直担心着自己的宝贝电脑。看起来,这电脑比那个奢丽容·安德烈还要重要几分呢。

“小崇,你出来后一句话都没有说,是不是被老师诡异的谈话内容吓到了。”

李小崇看着爱尔德,问:“刚刚好多人都被炸伤了,幸亏没有伤亡。但是我却有一点不明白,当时马丁老师就坐在电脑前,却为何一点伤都没有受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