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马书院

繁体版 简体版
白马书院 > 千山人间游 > 第六章 桃与虎

第六章 桃与虎(1 / 2)

“北兄?起来了?我们给你带了一些早点”,原本的符箓宫最近突然多了好些人。随后又是两声敲门声传来,见屋内没有任何动静。屋外的众人这才离去。

北千山的房屋外这几天经常有些上阳宫弟子来找他,这让平时些许冷清的符箓宫逐渐热闹了起来,但是北千山却不怎么快乐。这些其他弟子来都是不知道从哪里听了北千山除去山下堕婴的事情后。有些是来看一看这位符箓宫新来的人长什么样,有的弟子听闻他有两柄竹伞做的的法器如何如何厉害,是来向他讨教一番。总之一时间觉得有些被打扰到的北千山干脆直接闭门谢客。

从李家村回来之后,王升开始在宫中养伤,青谷长老去了宫中藏书阁准备再多多研究一些应对精怪之事,而其中本身最没事的夏星繁就给其他返山上的弟子吹嘘前几日的行程,一时间风头大躁。

“算了,反正符箓宫的书籍这么多,一时半会儿也不可能整理出来。今天干脆就下山走走。”躺在床上的北千山想了又想。于是打开了房门打算去朝山下走去。

谁知道当北千山刚走到山门口的广场上,不知道谁喊了一句,“他就是北千山。”霎时间北千山就被一堆上阳宫弟子围了上来。

“你就是被夏师姐救了的那个北千山吧。面对堕婴的时候你和王升师兄是如何中了妖术的?”

“诶,还有还有,听说你背后的竹伞是很厉害的法器,能不能借于我们看看啊?。”

“符箓宫那么枯燥,北兄有没有想过和我们一起练武啊?下次遇到危险就可以像夏师姐一样化险为夷了。”

“听说王升师兄被困都昏迷了好久。千山老哥一点都没事,是不是因为你背上的法器原因。”

一时间众说纷纭,但是北千山还是听出了其中的不对劲。面对众多弟子的问题,他扭头看向人群后的夏星繁。只见这时夏星繁在拼命的朝他眨眼睛。

“各位师兄师姐,师弟师妹。前几日堕婴一事确实如同夏星繁所说,若是没什么事还请让一下,你们把路堵死了,很难让我下山啊。”

看见北千山帮自己打圆场,夏星繁安心的吐出了一口长气。

“但是北兄,你身上的法器实在是独特,据我所知只有四大天王中有一位才使用混元伞作为法器,你这伞是否也是同理?能否借于我们观赏观赏?”夏星繁又趁机说道。

“对啊,对啊,北兄能借给我们看一看吗?”一旁的众多弟子也是颇为好奇。

北千山想了想,既然自己在别人这里住下,别人要看一下自己的东西似乎也没有什么。况且他们也只能看看罢了。“好吧,诸位请随我来。”于是北千山走到了广场一角的石桌前,将身上的那柄黑伞取下放在石桌上。

“各位道友随意观看。观摩完放回石桌上即可我晚点回来取就是。”

没等北千山说完,就有一位上阳宫弟子去石桌上尝试拿起这把竹伞,没想到这把伞像是在桌上生了根,根本就取不动。其他围观的弟子不信也纷纷上前一试,没想到不管这些人如何用力,桌子上的竹伞还真是纹丝不动。待众人回头想问北千山一个究竟,只见北千山已经到了山门石阶前,朝众人摆了摆手后,快步向山下走去。

清晨的伏虎山间,空气不仅令人心旷神怡,就连四周的景色也一眼去上竟是云海翻腾的模样。都说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而此时伏虎山中的“十里画廊”可谓是淡紫印十里啊。两侧的桃花也渐渐的开始开花将原本的黄石路点缀的别有一番韵味。这些桃树其他也是前代道人种下,一来是方便登上游客观望留下个好的印象,二来是上阳宫所用的桃木剑也是这是道路两侧的桃木做成。

北千山就这样一路欣赏桃花向山下走去,来到山门前看了看那只剑气所致的石虎。这只石虎四肢粗壮,爪尖刺出趾外,尾巴粗长,带有黑色环纹,如同一把钢鞭一般微曲摇摆,石刻的嘴巴上还长着长须,威武雄壮,的确百兽之王的样子。

“你这家伙在看什么呢。”北千山打量着石虎视线看去的方向很快便发现那是山腰处,而北千山似乎想起了什么拍了拍石虎的脑袋后就朝山下走去。

下山的一路上或多或少也能碰到些上山的香客。有的来祈求子女做大官,有的祈求家人身体平安,有的富家子弟带着妻妾也会来此游山玩水,欣赏这著名的“十里画廊。”

北千山就这样一边走走停停,一边听香客的谈话也是颇有意思。不知不觉北千山就走到了黄石路的分叉路,而另外一条路则是通向上阳学院。

“嗯,上阳学院还未去过,前几日方觉得那边的气息有意思。今日就去那边看看吧。”看向上阳学院方向的北千山掉头走向了那条人工开凿的黄石路,直径走向了上阳学院。

上阳学院是附近几个村镇和官府一起出资建造的。周围村民的孩童到了上学的年纪,便会到这里来求学。而上阳学院所教的便有简单的天文历法,风水地理,礼学纲要。而待学到了一定的年纪便会学童有的便会选择考取功名,有的对大道产生兴趣的学童也有会选择去山顶上阳宫进修。当然更多的是学习一定知识后生活中够用便下山回家,或从业或务农或经商。

还没有等到北千山走到学院前。便看见一抹艳红出现在眼前。那是一棵巨大的桃树,枝繁叶茂粉红的桃花格外的显眼。现在应该是学院老师的正在教学阶段,北千山越是靠近学院内学童传来的读书声就是越来越清澈洪亮。

北千山提开学院门口的篱笆,走进院落,想看一看那些先生在教授些什么。但又仔细想了想这样做实在有些冒昧,于是走到刚刚那株桃树前。随后从背后取下了那柄白色竹伞将其撑开,避免抬头观望桃树时的阳光刺眼。

这株桃树实在太大了,树根快都赶上北千山的腰一般大小,而枝叶的繁茂足以像是在树上修建了一座淡紫色的小屋。

“阁下是前来观赏桃花才来此的香客吗?”一道苍老的声音从北千山身后传来。

北千山转头一看是一位老学究,至于为何如此肯定。那是因为可能这就是眼前这位老者读书人的一番模样。虽已年老但俊秀的脸庞不难猜出他年轻时的样貌,洁白的手指不像是干活的粗人,而身上散发的独特气质更是如此。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