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马书院

繁体版 简体版
白马书院 > 人世本轮回 > 解冻计划04

解冻计划04(1 / 1)

8

小柳的墓碑上没有任何文字,他生前说过,我们这种人没有名字,只有代号,小柳就是我唯一的代号。

夜已深,远山传来几声凄凉的鸣叫,叶家三口和刘阿姨的背影在月光下拉得很长,叶青点了支烟,一滴夜色悄悄浇灭墓碑上那一点猩红,小柳的魂魄随之消散在夜幕中,消散在神农架这个美丽的村庄。

“轰隆一声巨响,一辆汽车终于在炼狱般的夜晚魂飞魄散,没有星星的夜空不忍俯瞰人间惨状,似乎想快点逃离,到处是燃烧的汽车,店铺的玻璃被暴徒们砸得粉碎,火光冲天,满地狼藉,市民们拼了命地往武警部队这边跑过来。

整个支队都出动了,叶静看到一位军人站在人墙中,举着盾牌承受着暴徒的疯狂击打,试图压缩暴徒的活动空间。

大批暴徒突然从巷道尽头涌入,军犬狂吠着,慌乱地往后退,军人紧紧握着xdq,身旁的两名军人不断后退。

暴徒挥舞着砍刀和长矛逼近他们,瑟瑟发抖的军犬狂吠一声,终于壮大胆子以迅雷之势扑向为首的暴徒,高高跃起,一口咬住暴徒的脖子,暴徒嗷嗷乱叫,猩红的鲜血流入军犬嘴中,闻到血腥味的军犬开始陷入疯狂,锋利的獠牙死死咬住不肯放开。

临死前的暴徒掏出一把匕首,狠狠插入军犬腹部,抱着军犬双双倒地,眼中写满了恐怖。

暴徒围住军犬一阵乱砍,军犬壮烈牺牲。

一名暴徒砍下军犬的头颅,扔向三名军人,战斗在一瞬间爆发,那名军人端着xdq连开两枪,有暴徒应声倒地嗷嗷乱叫,更多的暴徒却不顾倒下的同伴,无惧枪击,展开了更加疯狂的攻击,他们的战斗阵型在暴徒的冲击中变了形。

一名军人被拉扯进人群中,就像羊入狼群,就像刚刚那条警犬,端着xdq的军人怕误伤战友不敢开枪,另一名军人拼命地挥舞着防暴叉,试图驱散这群暴徒,那名军人凄厉的哀嚎渐渐没了声音……

挥舞着防暴叉的军人突然双手捂着脖子重重倒在地上,眼睛瞪得有灯笼那么大,双手握着插在脖子中的匕首,鲜血染红了头下的青石……无数刀片和长矛刺向军人的头部。

端着xdq的军人把身上的?cld悉数丢进人群,大吼一声,朝人群拼命开枪。

打完最后一枪,军人绝望地把xdq甩到背上,暴徒在?xdq?中咳嗽不已,嗷嗷乱叫,大批暴徒却又强忍着痛苦向他袭来。

军人眼疾手快夺下一具尸体的长矛,向为首那名暴徒刺过去,长矛传来一股微弱的酥麻,长矛刺进了暴徒的嘴中,暴徒举起的砍刀定格在空中,直勾勾的眼神盯着那名军人,鲜血顺着长矛流到苏正手中。

暴徒看首领被击杀,彻底愤怒,大骂着冲向军人,如草原上的狼群,军人眼看再也无力支撑这场战斗,扔下长矛转身逃命,暴徒穷追不舍,有几名暴徒拔出匕首扔向奔跑中的他。

体力渐渐不支的他被一刀砍翻在地……

‘老先生,快救救他,他快没命了!’叶静声嘶力竭地喊道。

‘那就救他一命!’叶老先生吹了个口哨,增援的军人及时赶到,把那名军人从乱刀中拖了出去,军医迅速把他抬上担架,军人们消失在一片狼藉中。

叶静长出一口气,又惊叫一声:‘啊?怎么回事啊老先生,咱们怎么飘在空中呢?’”

叶静腾一下坐了起来,原来是一场梦。

“怎么了孩子?做噩梦了吗?”一直守候着叶静的左狄温柔地抚摸着女儿的额头,叶静已经睡了许久,说了许多奇怪的梦话。

“妈,我做了个好真实好真实的梦,梦到我和叶老先生到了西部一座城市,那里发生了恐怖袭击,我们看到三位军人和一条军犬英勇作战,军犬和两名军人牺牲了,另一名军人也险些牺牲了,是他的战友救了他。”叶静一口气说道。

左狄把叶静搂入怀中,“别怕孩子,那是因为你见证了叶先生的苏醒,所以才会在梦中和他一起,你过于思念小柳,所以你梦见了军人,这是正常的,妈妈陪你出去走走,一切都会过去。”

叶静和左狄缓缓走着,有母亲的感觉,真好。

9

三天后,首长又急匆匆赶来,因为叶先生一直没有醒过来,他担心叶先生就这样长睡不起,为了叶先生,已经牺牲了不少人,已经花费了不少金钱,他就算倾其所有也必须让叶先生醒过来。

首长焦急地在叶老先生的床前踱步,医疗专家们手忙脚乱做着各种检查。

终于在一片低沉的喜悦声中,叶老先生伸了个懒腰,一骨碌爬了起来,顿时间神采奕奕,看到桌上准备的菜肴,老人二话不说胡吃海喝起来,吃完满意地擦擦嘴。

“老先生,您能听到我说话吗?”首长试探问道。

没有任何回答,首长又在心里呼叫叶老先生,依旧没有任何回应,首长疑惑地看看左狄,左狄也摇摇头,她似乎也已经试验过,并没有发生女儿说的奇妙事情。

“快去把叶静同志请过来。”首长话音未落,叶静在刘阿姨的陪同下推门而入。

“老先生醒了吗?”叶静挤开人群走到叶先生跟前。

叶老先生冲叶静笑笑,心道:“怎么样,你记住那位军人了吗?”

“啊?”叶静一脸疑惑。

“你不说要我救他吗?就是那位差点死掉的军人啊?”

“啊?这可奇怪了,那是我做的一个梦啊,老先生您怎么知道?”叶静瞪大了眼睛,突然间莫名恐惧起来,这老先生真是奇怪,怎么会知道我做的梦,这……这完全违背了科学啊。

叶静想了许多,殊不知叶老先生都听在耳中,心道:“梦?这小姑娘说什么啊,什么叫做梦,为什么老是有这么多人围着我,他们在干什么,我到底在哪里,我怎么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叶静更加奇怪,这位老人连梦是什么都不知道吗,不行,这事我得给妈妈说说,这到底是怎么了,怎么感觉这个世界那么不真实。

叶老先生也自顾自思考去了,也没有理会叶静的心思。

叶静拉着妈妈走出房间,低声给左狄说了这匪夷所思的情况。

左狄听完依然很平静,思索了片刻,告诉叶静这事要立刻给首长报告,让叶静去陪老先生聊天,稳住老先生的心情,以后也许叶静要长时间担任翻译这个角色。

左狄迅速走到首长旁边,简要给首长报告了女儿的梦境完全被叶老先生感知的事情,众人听后惊呼一片,这些事情的确超出了现有科学的认知范围。

“大家不必惊慌,我保持之前的推断,叶老先生不仅能够感知我女儿的心声,还能感知她的梦境,这其中的原理和我们07研究院目前的人工智能技术是类似的,但老先生不能感知别人的心声,这点我想也许是类似于我们血型基因匹配的关系,也许他刚好只能感受到叶静的神经波动,这并不违背科学,这只能说明老先生所处的年代科技比如今发达,这是好事情,我同叶青同志的建议是一样的,接下来我们要制定详细有效的方案,由叶静同志担任翻译,首先让叶老先生对我们如今的年代有一个大概的认识,我们再进行深入的交流,老先生连梦是什么都不知道,看来我们的文化差异科技差异不是一星半点,因此还得从长计议。”

众人纷纷点头,首长也表示同意,立即安排人制定相关计划方案,决定先带老先生看看祖国的大好河山。

叶静也欣然答应翻译这个角色,并把众人的意见反馈给了老先生,老先生表示同意,他也很想知道自己到底身处何方,来自哪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