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马书院

繁体版 简体版
白马书院 > 妖尾之至尊召唤使 > 序① 十皇失一、天地悲悯

序① 十皇失一、天地悲悯(1 / 2)

?“所谓的高处不胜寒,就是这样子了么?”一个看上去不过十五岁的俊美少年以着不符合其外表的语气叹道:“你来啦,怎么?是又有感悟了,来找我切磋么?”少年转过身来,左手微抬,一缕淡淡的空间之力一闪而过,让人不禁怀疑是否是自己的错觉。

一位银发老者连忙拜拜双手:“别别别,就我这把年纪了,不服老也不行了,跟你一开打要是闪到腰了那我可连哭的地方都没有。”在看见少年将手放下之后,老者又开口到:“确实是有所感悟了,本来是想来看看你的”说到后面,老者的声音是越来越小。

不过,在看到少年那似笑非笑的样子时,声音又是一提:“你那是什么表情,我也不隐瞒了,我原本是想来炫耀什么的,但看到你这个,到这种廖无人烟的地方看看星星,吹吹风就会有所感悟提高,你觉得我还有脸炫耀么?”老者的这一吼,完全破坏了他那本该缥缈出尘的气质。

“啊啦~~~”少年拜拜手,淡淡道:“你也知道的嘛,我那几个天赋之中就有一个是感悟类的神技【元素之体】,自然是要亲近自然了,而且,我那也不是在吹风、旅游。我是在感悟天地间的元素。”

老者缓步走到少年身旁,与其眺望远方,似感叹:“你现在对元素的感悟怕是比之魔皇夫妻俩都不遑多让了吧?”可惜,你不是元素师,即使感悟再多,也无法使用强大的元素技能。唉

似乎是感受到了身旁之人的想法,少年无所谓笑了笑:“虽然是这样说,但是我对元素的感悟,也是让我契约的那几个元素系的家伙们获益良多,不是么?”彼诺修的火焰掌控力和克拉赫的寒冰掌控力都是强大了不少的呢,说起来他们都还不知道现在这两兄弟的实力呢。

想到这里,少年不禁笑笑。啊啦~~~总会让他们大吃一惊的。

老者不明所以,转头看了看少年俊美的容貌,不禁一叹:“虽然不知道你是在笑什么,不过管他呢。不过每次看到你这两百年来几乎没丝毫变化的容颜,我倒是嫉妒啊。不对,不止是我,其他几个老家伙也同样是嫉妒啊。”他们十人年轻是就认识了。

“啊”少年淡淡的应了一声:“是呢”大家都变老了,不再年轻气盛,不再肆无忌惮,不再

所谓人活得越久,就越精明,老者见少年俊美的脸上略显落寞,立即补救道:“虽然是这样,但是我们几个身子骨可还是硬朗着呢,而且,魔皇那家伙不也和你一样拥有无尽的生命啊”越说到最后,少年的脸色似乎愈加低沉落寞。老者张了张嘴,最后一切都化外一声叹息

随着少年的心情,天地间的元素似乎都不再如之前那样活跃,越靠近少年这种感觉就愈加明显,而这种感觉,似乎在一点一点的加重着。

就在老者不知所措之时,几道人影出现在老者的视野之中,他似是看到了救星,立即开口道:“希尔,你瞧,大家都来咯,话说你找我们是有什么事情啊?”老者尽量以轻松的语气说着。

效果不错,元素渐渐的又开始活跃起来。少年与着身旁的老者转身看着那几位出现在身前的老人。这几位老人,任何一位都是跺跺脚都能让阿拉德大陆抖上三抖的存在啊。(真的是跺跺脚)他们被阿拉德大陆所有生灵赋予一个称号【皇者】而今,十皇齐聚!

“嘿,今天叫你们这些家伙来,可是有好事哟。”看着这几位老人,希尔鼻子不禁一酸,漂亮的眸子微红,这就导致,十人周围的元素一下子低沉到了一个可怕的地步,似乎是在与其一同悲伤。

感受的最明显的就是魔皇夫妻俩了,他们也是使用元素顶级高手,很轻易的就感受到周围元素的状态,就现在这种情况,他们想要调动元素进行战斗,难度几乎是平时的五倍。

魔皇不明所以:“希尔怎么了?好事怎么还不开心啊?”对于希尔这个级召唤师,他们九人那是彻底醉了。

”该不会你叫我们来就是为了打击我们吧。”其中一位老人调侃道:“如果是这个主意,那你还是放弃吧,我们都已经麻木了,你是怎么样也打击不了我们的。”似乎他对此还感到了一种自豪感。

希尔一个酿跄,扶额道:“我有那么无聊吗?”在接到一众‘你就是那样无聊’的眼神之后,希尔也不打算多做解释,本来他还想说’那都是小的时候了‘。摇了摇头:“今天叫你们来,就一件事情,如果成功了,其产生的效应,甚至能够震撼整个阿拉德大陆。”

提及这样的话题,大家都不禁严肃起来:“你发现什么了吗?难道是魔族那些家伙不死心想要再一次开战?哼,虽然我们老了,倒也不怕魔界那些家伙。”

“你淡定一点,年轻的时候就冲动,活了这么久,还没长脑子吗?”其身旁一位老者那是张口不留情,一下说得老人一脸唏嘘:“好了好了,别说了,听希尔说吧。”

见此,希尔开口道:“不关乎魔界,虽然他们有点小动作,但前阵子我又去魔界通道那转悠了一圈,顺便把封印加固了,在魔界之主没完全恢复过来,他们是打不破的。这至少有百年时间,不急”见大家放松下来,希尔继续说道“我要说的事情,只关乎我们十人,当然了,这件事的余波会波及到的人,就不知道有多少了。”

见希尔卖关子的停下不说,九人齐声吼道:“你真的够了,到底说不说,不说我们揍人了!”虽然不知道胜率有多少,话说有三层的胜率吗?九人在心里默默的想着,看了看希尔,再看看他们自己,众人齐声叹了一口气。好吧,高估自己了

希尔笑了笑:“开个玩笑啦。”停了停,认真的说道:“我我可以让你们的生命力恢复到最巅峰的时候”说完微笑的看着众人。

微风拂过耳旁,调皮的带起希尔的一缕长发,银色的光泽在阳光的照耀下似乎想要与皓月争芒,反射着好看的光泽。抬手虚握着那一缕想要与微风一起飞往天际的银发,‘你就那么想离开吗’希尔看着手中那似乎因为不甘被握住而不断在手中摇摆的银发,默默的想着

一道颤音打破了这样的寂静“希尔,你你说的是真的吗?”一位老太太难以置信的开口道,她是魔皇的妻子——元素女皇。魔皇因为有魔界之主的心脏,所以因此拥有无尽的生命,但她没有。她知道自己的生命总有到头的一天,她并不想她的爱人——魔皇为此落寞。

希尔可以理解元素女皇的那颗颤动的心。因为他们两人的爱在一开始的时候就可以说是打上了悲哀的结局。“嗯”即使只有一个音节,却像是雷神之锤一样重重的打在了她的心脏上。眼泪夺眶而出。

大家的反映不一,但无疑都是高兴、开心的。魔皇也是非常的激动,虽然他不需要,但他的这些老友都需要啊。元素女皇不知道的是,魔皇在很久很久以前就已经决定将自己的魔皇之心一分为二,以此让他的妻子和他一样拥有无尽的生命,但魔皇之心虽然说可以办到无限分裂,对他也没什么致命伤害,至不外乎虚弱一段时间,但不可能一下子就分裂为八份啊。魔皇之心分裂一次至少需要五十年才能再次分裂,他能对自己下得了狠手,但他的老友们等不及了啊。

众人也都不是一般人,很快就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那对你有什么坏处吗?像这样的魔法付出的代价必然不小。”面对如此,大家也没有失去本心。其中一人开口说道“如果你会失去性命这样的代价,我们是绝对不会同意的。”

希尔眼睛不禁一红,:“你们又不是不知道,生命力对我来说,那可是比魔皇还有多。分你们个几百年还不是轻轻松松的事情。”听见希尔这样的话,大家也不禁开怀大笑。他们,已经好久没有如此放松过了。

至于希尔的眼睛微红,他们也就当作是激动了。唯有刚开始的老者与魔皇略微皱眉。总有一种不对劲的感觉,但是到底是哪里不对劲呢老者不禁陷入沉思。至于说魔皇,疑惑的就是希尔说的那句分享生命力了。这几乎是不可能的啊?

“那么,我要开始咯。你们就放松的好好享受一下生命力恢复的感觉吧。”希尔调侃道:“那可是不可多得的一种感觉哟。”换来的,是大家欢快的大笑声。

一座阵法自众人脚下浮现,神秘,古老,沧桑的气息扑面而来。

“诶?这是什么阵啊,没有见过呢。”“哟,要是你见过了那就怪了。”“很古老的阵法。”“要你说啊,我们是感觉不到吗?!”x7“”“”

见阵法成型,希尔呼出一口气,脸上一抹释然闪过。不禁让魔皇与刚开始的老者看得一愣,随即想要阻止希尔接下来的动作,但猛然发现,他们动不了,当即老者开口道:“希尔,你千万不要做什么傻事啊。”

其他几人听得一愣,随即发现自己竟然无法移动办法。这不禁让他们升起一阵不好的预感。魔皇想要调动元素阻止希尔,却发现他完全无法感知到元素的存在。看向自己的妻子,同样是一脸震惊的看着自己。

即使无法移动,即使无法出手,但他们担心的都不是希尔要对他们出手,反而是希尔他自身,他这样的阵仗,必然是要做想要做的但不会被允许的事情,而这件事情,前后一想,是什么事情完全就不需要问了。

“嗯,就是你们想得那样。”希尔双眸中落下几滴晶莹的眼泪,没有落地消失,反而是形成了好看的元素泪晶,因为阵法的启动像是顽皮的精灵一样上下飞舞着。乐此不疲的四处飞舞,像是在说终于出来了,我们可以想去哪里就去哪里了。

“不要啊。都说了不要做这样的事情啊,为什么你就是不听呢?”老者沙哑的声音开口道:“为什么?为什么你从来就不听我们的话呢。为什么!”最后的三个字几乎是几人一齐吼出来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