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马书院

繁体版 简体版
白马书院 > 妖尾之至尊召唤使 > 六、第一次的任务...

六、第一次的任务...(1 / 1)

?一夜安好

伸了个懒腰舒展了一下身体,简单的用花灵带上来的花露洗漱了一番后,希尔推开房门:“早啊~”对着碰巧也开门出来的吉尔达斯道了声早安后,“就先下去咯~”自然的点了点头,希尔转身下楼。

看着径直转身的希尔,吉尔达斯有些欲言又止,几次张了张口,最后还是放弃了似的,“嗯,好”他不知道背对着他的希尔嘴角勾起一抹耐人寻味的微笑。

“早啊,白烛。”对于白烛比他还早下来,希尔并不意外,虽然白烛的性格是有些奇葩,但却少有的是一个准时的家伙。“嗯,你也是啊,希尔。说起来那几个懒鬼还没下来呢,要不我们就先享用早餐吧~”对于自己手下出产下来的蜂蜜还要平白无故的白给克拉赫等人,白烛不爽已经很久了。

希尔却是笑了笑,并不说话。不过多年培养的默契告诉白烛,希尔的意思是那几个家伙马上就要下来了。果不其然,“啧,不是我说你啊白烛,小气也得有个限度吧?你自己说说我们已经待一起多少年了?斤斤计较可不好呢。”克拉赫边下楼梯边状似无奈失望的样子看着白烛。

白烛冷冷一笑,哼了一声:“哎呀呀,没听说过亲兄弟、明算帐吗?何况我们也不是什么兄弟呢,我可还是一位纯情的少女呢,什么兄弟不兄弟的。”以灵族的年龄来计算的话,白烛也不过是个刚成年的十八岁少女。不过这也是对灵族那样生命悠久的存在而言的。她已经活了至少二百多年了。

正在下楼梯的波若修差点没有直接滚下来,站稳后,拍了拍身上不存在的灰尘,眼皮跳了跳,最后识相的没有开口介入两人之间的唇枪舌战。

克拉赫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道,“唉,人都说活的越久,脸皮越厚。果不其然,果不其然啊”说着还看着白烛不停的摇头晃脑:“唉呀,没救咯、没救咯。”开玩笑,虽然他看上去冷冰冰的,但论毒舌的话,几人当然第一觉得是非他莫属的。

“你”白烛咬牙切齿,一副恨不得生吞了对方,最后全部都化为一声叹息,正当克拉赫万分宅意的时候,白烛素手拂上脸颊:“不和这家伙一般见识,生气对正直青春靓丽的少女来讲,是她们美貌的最大敌人。”说着也不理克拉赫了,非常之淑女的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克拉赫一副松了口气却又自嘲的样子:“哎呀,我居然会奢望白烛会变正常,这真是太蠢了。”不过,这个样子才是白烛嘛。暗自想着,摇了摇头后,看到波若修已经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后,也是迈步坐到了自己的位置。

“早。”简洁却不失优雅的声音自楼梯口响起,不用看就知道是那个精分了的家伙。毕竟战斗的时候粗鲁得跟魔界的恶魔一样好吧,他其实就是一个恶魔;而不战斗的时候却表现得比他们几个都要像贵族。若这不是精分的话,那什么样的才算呢?

看着径直走到餐桌前的普雷优雅的将椅子抽出后,再优雅的坐了上去,最后淡淡的道了句:“我开动了。”对于自己迟到这件事情,他完全不抱有任何的歉意。毕竟都这么熟了,这些毛病他们也该习惯了(──|||话说这没问题么)

“说起来,今天我们要干嘛?”只要有白烛,就绝对不会有冷场的时候,她永远都有那么多的话题:“今天我是死活都不会同意接着修炼了,反正就我们这还没有恢复的实力在这个世界都算是顶尖了,待实力完全恢复了,还不是一样和阿拉德”说到这,在受了克拉赫一个白眼儿后,白烛闭上了嘴。不过心里还是有些不贫:待实力完全恢复后,还不是和在阿拉德大陆一样的所向披靡?实力什么的即使现在不继续修炼了,也完全不是那些魔导士能够追得上的。

“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抿了一小口后,希尔淡然到:“修炼一途,不进则退。而且”说到这,希尔眯了眯眼:“强者为尊,这是强者生存的世界,弱者是没有资格生存的。”希尔所说的世界,自然就是魔导士的世界了,毕竟就依据希尔的推测,那个杰尔夫应该就有与他一战的实力,而且说不定即使他全力以赴也可能无法杀灭对方的。

不过这也只是推测罢了,毕竟战斗这种事情,无论怎样的推测计算,也比不过直接打一场来得精确。嗯会有机会的。只要他不干涉剧情的发展方向,原著里的剧情应该也会有大部份重现出来的。

“实力便是这所谓的资格么”吉尔达斯意外的没有平时的那副懒散样:“虽然你说得十分露骨,但这的确是魔导士之间的潜规则了。”毕竟没有实力的话,你在那里叫嚣得再厉害,在别人的眼里也不过是一位跳梁小丑罢了。“你们似乎还没有规划行程表吗?”

“嗯如你所见,我们的确是还没有计划好今天的安排,不过”希尔顿了顿后:“不过,我有很大的可能会去接取一个任务,至于等级的话就依报酬的多少来决定了。”这实在是一句极度不负责任的话啊

什么叫看报酬?是不是报酬够了叫你去捣毁魔法评议会都可以啊?

若是希尔知道吉尔达斯在心里吐槽的东西,那么他便会给出一个极为负责任的答案:是的当然,换来的回应最大的可能便会是一句:是你妹啊

“那个若是要求报酬的话,我这个任务的报酬一定会让你满意的。”意思很明显了,无疑便是看上希尔了,然后想要把希尔拐走一起去打怪兽“若是我一个人去的话,虽然能够成功,但却是有些勉强了,而且报酬也会有很大的一部分会以用去补偿”

希尔无所谓道:“若是需要的话,我并不会介意,毕竟除了赚取报酬之外,我也想见识一下任务难度的划定范围。”他已经好奇很久了,毕竟什么程度上是划定为s级难度?而又是什么程度才算十年任务?而百年又是什么程度?而且,又是以什么为标准的呢?危险程度?还是任务的困难度呢

“那就是答应咯?”吉尔达斯有些开心,毕竟刚开始他就并不认为希尔会答应,但结果却与他的猜想完全相反。毕竟对方的实力他虽然是了解的并不深刻,但就目前希尔展现出来的实力来计算的话;就这么说吧,他们俩要是战斗的话,吉尔达斯有很大的可能会被压制。而且还是很惨的那种。这样的实力还来跟他一起做个十年任务,倒是有些大材小用,杀鸡用牛刀的感觉了。

希尔点了点头,“嗯我今天本来打算的也是去接一个任务,了解一下任务的强度罢了,这样以后接任务的话也会有一个依据。”虽然不太可能出现接了一个任务把希尔弄死掉,但弄些乌龙出来还是有很大的可能的。

“对了,任务是什么?若是需要准备什么的话就抓紧时间吧,争取一天就完成它。”完全就是在讨论晚上要吃什么的语态啊?大哥,那好歹也是一个十年任务啊?十年啊!!!

吉尔达斯眼皮跳了跳,有些无语道:“是一个十年任务。”在看到对方依然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后,吉尔达斯表示无语,要不要这么淡定啊,而且还要求一天就完成,即使是他也至少要几个月的时间啊。

他当然不知道,希尔云淡风轻的样子完全是因为他完全没有十年任务有多难的概念,若是知道连吉尔达斯也要几个月才完成得了,那么他也许会在态度上表示得稍微认真点儿了。

看见希尔没有接口的意思,随后吉尔达斯接着道:“这个任务的委托者是由西方大陆所有王国联合发布的,任务要求将正在西方大陆上肆虐的杰尔夫制造的书之恶魔戴利欧拉驱逐出西方大陆,任务报酬,为其所有王国减少的损失的百分之三十,也就是说,诸位王国减少的损失越多,我们的报酬也就越丰富了。”

这报酬无疑是丰富至极的,毕竟那戴利欧拉一天就可以毁掉一座城市,而一座城市的价值也是不言而喻的,何况可不止一座城市的,而且城市之间的价值也是有差别的,比如这些王国类似首都的城市价值就要比其他城市多上好几倍了,那已经不止是一座城市了,也是那个王国的脸面与尊严。

阿斯兰特大陆上的王国分布简单的规划一下的话,可以分为东南西北中,而菲奥雷王国身为中立国,自然是坐落于大陆的中间的,当然,也并非中立国就可以在中间了,还需要强大的国力,外加各种外部因素就造成了现在这种局面。这就是大陆的中间只有菲奥雷这么一个国家的原因了,而若不是菲奥雷是中立王国的话,即使依仗王国的实力,也不能保得住大陆中心的位置。

几乎所有的魔导士都集中到了大陆的中心,也就是菲奥雷王国之中,但他们并不隶属菲奥雷,所以也没有引来其他国家的反对。想要魔导士为其工作,只有发任务这一途径,当然了,这里指的是那些自由的魔导士或者流浪魔导士,至于那些王国私下培养的魔导士就不包括其内了。

聚集在一起的魔导士们一起接任务、完成任务,久而久之就发展出了公会这样的存在。这也是除了在菲奥雷王国内能够看见魔导士公会外,其他地方都看不到魔导士公会的原因了,至于那些黑暗工会,并不被光明议会所承认。而且他们也不懈余力的在打压着黑暗工会。

与之大陆中心只有菲奥雷这么一个国家相比,东南西北四个方向都林立着无数的王国,或强杰尔夫(瑟雷夫)书之恶魔之一,一只不死身的厄灾恶魔,四处作恶以致生灵涂炭,实力非常强大,不用一天就可把整个城市毁灭。曾在北方大陆的城市布拉果的作恶,后被格雷·乌尔帕斯塔的师父乌鲁以“绝对冰结”封印,被解除封印后寿终而崩裂粉碎。大,或弱小,或人数以千万为计,或人数少得只有几百。不过有幸的是,各个王国的发展都还没有达到饱和,所以战争也就只有少数的因为各种纠纷而产生的一些不痛不痒的小摩擦了。

“哦?戴利欧拉?”希尔虽然完全是听都没有听过,但记忆里却是有关这个怪物的基本资料与信息。记忆中戴利欧拉最后是被格雷·乌尔帕斯塔的师傅乌鲁干掉的呢,虽然最后一击是纳兹那个小家伙,不过就以纳兹的实力,是根本不可能杀掉戴利欧拉的,至少那个时候是不可能的。

这个叫乌鲁的女人倒也是一位算得上强大的魔导士了。“只是赶跑吗?干嘛不要求直接杀掉?那样不是简单多了,这样的话这个祸害也就不能继续肆虐下去了吧。”只能说希尔完全是想当然了点儿,毕竟即使是乌鲁这样强大的魔导士也是牺牲生命力才干掉了戴利欧拉的,何况是那些不入流(在希尔眼力,没有达到s级几乎都是不入流的)的呢

“若是任务是杀掉戴利欧拉的话,大概这就不能算作是十年任务了,百年才对得起它”大哥,不是说只要发布了任务就会有魔导士接的啊,你不会以外所有的魔导士都和你一样,只看报酬高低不看任务的难度吗?

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反正在他的眼力这也差不了多少。“若是杀掉的话,会有额外的报酬么?”虽然不知道直接杀掉戴利欧拉的话,会不会改变故事的发展,但他也从来没指望那些所谓的剧情会给他带来的好处,先知先觉对弱者才有致命的,对他来说可有可无吧。

吉尔达斯不禁汗颜,但还是仔细的斟酌了一番,“应该是不会有物质上的报酬了吧。不过,民众的崇拜与尊敬这些精神上的财富应该是能够大丰收的吧”虽然他也很希望能够直接杀掉戴利欧拉,这不仅能够给希尔带来极大的荣誉,妖精尾巴说不定也能够借此收获一群资质强悍的后辈或实力强大的魔导士。不论是哪一方面,对妖精尾巴都没有坏处。

不过吉尔达斯并不对此抱有期待。果然,只见希尔摇了摇头:“既然是这样的话,那就算了吧,画蛇添足多此一举。”若是杀掉戴利欧拉后能够获得更丰厚的报酬的话,希尔还是不介意多此一举的,但若只是精神上的财富,那么希尔只能摇摇头了,毕竟在阿拉德大陆上他获得的精神财富可谓是数之不尽,已经麻木了。

对于任务只要求将戴利欧拉驱逐出西方大陆,这其中涉及的东西可就多了,不过这些政治上的勾心斗角,希尔完全是不感冒。无法就是些想要戴利欧拉跑到别人的国家去捣乱一下;自己的城市都被毁了,你们自然也是别想逃掉这样的心理不平衡罢了。

“若是没有什么需要准备的话,我们就走吧。”在两人你一言我一句的谈话中,早餐便在白烛等人的无限白眼之中结束。希尔起身道:“好啦,我又不是不会放你们出来,你看我现在不是每天晚上都会把你们放出来吗?这可是很大的让步呢,快回去了。”

在白烛等人踏入契约阵之中消散后,吉尔达斯道:“并不需要准备些什么,带点儿金币就好了,毕竟我们也需要消费什么的。”又不是去旅游,带那么多东西是很麻烦的。当然,吉尔达斯并不知道希尔的想法:若不是要赶着一天就完成的话,当作一次旅行倒也是不错的选择呢。

“走吧”将阁楼的门管好后,希尔对着紫影熏衣皇微微一下:“熏儿要好好看家哦~”

“嗯”熏儿小声的应了一声后,静静的看着飞得越来越远两人嗯,准确的说是希尔抓着吉尔达斯越飞越远。

高速飞行中,希尔犹有闲心的对抓着的吉尔达斯道:“西方大陆的话也太不精确了吧?任务就没有说明戴利欧拉现在到哪儿了吗?”这样的话,这个任务也太不负责任了吧。

“我们并不需要,而且他们也办不到,毕竟戴利欧拉是走到哪儿就毁掉哪儿,他们根本没有阻止的实力,而且只要随便找个人问一下又有哪座城市毁掉了应该就会知道戴利欧拉到哪儿了。”望着周围的那层淡得几乎看不见的荧光,正是这层荧光阻隔了外面因急速飞行而引起的罡风。

“倒也是那么我要加速咯~”话音未落,速度骤然加速,外面更是狂风大起。吉尔达斯不禁冷汗直冒,若是现在直接将一位魔导士丢出去的话,那个魔导士说不定都会因为外面的狂风而直接死掉吧。

————————

ps:下一站就是打架的了,不过结果嘛,自然是不言而喻的了,不过不会是秒杀啦,那样就不好玩儿了。

各位亲哟,放假咯,所以我应该可以一天一更吗的了,所以嘛,收藏呀、推荐呀~以及点评意见什么的啦~~~

各位亲亲拜托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