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马书院

繁体版 简体版
白马书院 > 妖尾之至尊召唤使 > 七、小孩子是不能这么暴力的哟~

七、小孩子是不能这么暴力的哟~(1 / 1)

?作为没有魔力的平民来说,所有的魔导士都是强大的存在。最弱小的魔导士也能轻易击败最强壮的平民。这就导致这些平民只能以耕种或是经商才能够存活下来。

西方大陆上的农民已经有好久都没有下地耕种过了,这对他们来说几乎是致命的威胁,一切罪恶的根源便是那个强大的怪物:戴利欧拉!不过还是有些迫于无奈而大胆的外出耕种的。

一位正在耕种的农民在又清除了一小块土地上的杂草后,直起身来呼出一口气,抬头望了望天,一抹速度极快的光点让农民误以为是流星,而当他正准备许愿的时候,那么流星居然就那么向着他直冲而来,不禁吓得他两腿发软,“啊死定了,老婆孩子对不起了”

“嘭”急速下降带起的飓风被希尔限定在极小的一圈范围内,使得范围内的大地被飓风冲毁得面目全非,对着瘫坐在地上望着自己的农民微微一笑:“请问最近有哪一座城市又毁哦不,我是说戴利欧拉在哪里?”

飞了这么久,本来地上还会有不少人影的存在,但一踏入了西方大陆后,越是往里出现的人影便是越少,飞到了这里,几乎是只有眼前这么一个人了,自然不是打劫了。

“你那个”农民似乎被吓得不轻,看了一眼飘着的少年抓着的那个人,又瞟了一眼地面上那片可以说是掺不忍睹的小坑,不自觉的咽了一口唾沫“戴利欧拉应该在克里斯主城附近,您是来消灭它的魔导士吗?请求您快点去吧,否则克里斯主城就要毁于一旦了”

克里斯主城便是掌控这片土地的王国的主城了,在农民指了一个方向后,道了声“谢谢,放心吧。”后就化为流光消失在农民的眼前。“哦~主啊,那个该死的恶魔终于是要被驱逐了”希尔消失后,农民便虔诚的在那里祈祷着。

希尔的速度是很快的,但对于吉尔达斯这样的乘客来讲,那便是度日如年了“呕我快不行了,请你快点儿”已经是蚊香眼的吉尔达斯可谓是有苦说不出了,若不是他身体素质和心理素质都不错的话,大概现在已经跪了吧

“啊啦~已经到咯,你没有看见戴利欧拉么~”希尔笑了笑,满脸的无辜:“好了,等会你就当前锋了,我嘛~就当你忠实的后盾好了。”看见对方那一脸震惊的样子,希尔不禁笑出了声:“啊啦~我保证不会再让他摧毁任何一栋建筑了,这可是很辛苦的,自然是分不出心力去和他战斗了。”

无论如何吉尔达斯都有些无法接受,而对于希尔的那个解释,在吉尔达斯看来更是一个借口,不过为什么要拿借口来推辞战斗呢?若是希尔自己来的话,大概只要几分钟就可以把戴利欧拉直接吹飞了吧。想了半天没有想通,“既然这样的话,那好吧”他还是妥协了。

“我上了!”望着那雄伟的身影,吉尔达斯并不感到畏惧,反而是燃起了无尽的勇气,“喝!【粉碎】!”虽然戴利欧拉理论上是拥有不死之身的恶魔,但若是受到了足够力量的打击后,也是会受到伤害的。就如吉尔达斯这样,直接粉碎了戴利欧拉的足裸关节,导致这个巨人轰然倒塌。

“我擦,最大功率的【粉碎】也只能勉强覆盖一个关节就算了,这才多久?居然就恢复了!”还来不及雀跃欢呼,倒地的戴利欧拉又缓缓的爬了起来,而原本被吉尔达斯粉碎的足裸也已经恢复如初也不是所有都恢复如初了

戴利欧拉正用那双腥红可怖的双眼盯着这个在自己眼中小如蚂蚁的家伙,但就是这个渺小的家伙刚刚将他击倒了,这是耻辱!

智商不是太高的戴利欧拉虽然无法理解为什么那么渺小的存在能够伤到他,但这并不妨碍他要辗死这个蝼蚁的决心与想法,当即一脚踩了过去,真可谓是地动山摇,但除了脚丫子又是一痛之外,这一脚似乎并没有得到他理想中的收获。

即使是吉尔达斯也不禁有些吃力,他知道,只依靠他自己的实力是完全不可能正面迎击这样近乎不死不灭的怪物的,若是只有他一个人接这个任务的话,唯有用取巧的办法才能将戴利欧拉引去北方大陆,至于说报酬不倒贴就是好的了。

看了看那个完全没有想要插手的身影,吉尔达斯原本焦急的情绪也冷静了下来,反正他接这个任务的主要目的也只是锻炼自己、加强自己的实力与实战经验罢了,既然现在希尔都给他提供了这么好的条件,干嘛不好好珍稀呢

当看到原本步伐混乱的吉尔达斯似乎想通了之后,希尔也不禁笑笑:“该说真不愧是一个天赋强大的老男人么,这么快就能够全身心的投入了”若真是只要完成任务获得报酬这么简单的话,他一开始就会出手了,不过若是能够锻炼一下这个理论上是公会将来最强大的魔导士的话,也没什么不好吧

相比于吉尔达斯身陷惊心动魄的危险战斗之中,无良的这厮此刻正在打算着任务完成后的报酬该怎么分配以及花销:“唉看他这么辛苦的话,也不好意思一点儿金币都不给了,嗯大方的我就给他百分之一吧。”若不是他的话,这百分之一的报酬他说不定都得不到呢。“不过一下子就得到这么多钱,要怎么花呢?”

这的确是一个严肃的问题:“现在住的地方我也是很满意的呢,最重要的一个问题就是这房产终身免费的。所以房子什么的就不需要考虑了呢”若是马卡洛夫得知自己好心借出去的房产已经被某人规划为自己的房产的话,他应该是会哭的吧

“哎呀呀~这么说来我还是一个即将家财万贯但又无所事事的人咯?怎么说来着?有钱没处花的土豪?”这真是一个复杂的问题呢,的确要好好斟酌一下该怎么才能完美的解决这个问题了。

无良的希尔居然就这么思考起了怎么解决这个诡异的问题。若是吉尔达斯得知那个一脸认真思考着什么的身影正在极其认真思考的内容后,许是会直接发飙的吧。

吉尔达斯万分无奈的打扰了那个正在认真思考着什么的人影:“希尔,五快坚持不住了。”由于希尔的手段导致戴利欧拉对那些建筑完全视而不见,这就使得吉尔达斯的压力剧增,万分无奈且愧疚的打扰了希尔,但若是他知道了事实的真相后,就不知他是否还能保持这份愧疚了。

“哦?哦,好的。”正思考到关键地方的希尔被打断后,抬眸看了情况并不是太好好吧,其实是有些窘迫的吉尔达斯后,极其不负责任的应付了一句后,“【召唤—路西菲尔】,菲尔应该也没打过几次架吧?去帮帮那位大叔吧,不过不要下手太狠哦,尽量让那个大叔出手就好了。”说起来算得上是刚出生没多久的路西菲尔应该也没有经历过战斗的吧?那实战经验

“大哥哥,菲尔可是很会打架的哦~以出生我就知道很多事情的哦。”在看到希尔的眼神后,因为契约而产生的心灵相通立即便感应到了希尔的疑惑,“啊~原来是传承呀。”希尔惊讶道,这还是一个比较高档的东西呢。

嗯说起来传承一类都算得上是高大上吧?不过若是要仔细分类的话,其中的血脉传承和灵魂传承这一类先天传承是最为高端的两种,若依小家伙的情况来讲的话,还真不好说是哪一种了,毕竟小家伙的诞生就比较特殊了,又如何分辨是血脉还是灵魂呢?又或者是两者都有了?

将那个不靠谱且极度不负责任的希尔抛到一边,路西菲尔飞到正在勉强应付戴利欧拉的吉尔达斯面前:“嘿大叔~你看上去很辛苦呀?就这么一个低劣且满脑子都是肌肉的几乎蠢到家的恶魔你都应付不了?真是的,魔导士都是越老智商和实力就越低么?”看不出来路西菲尔这个小家伙还是个腹黑的小鬼呢。

听到路西菲尔的挑衅,吉尔达斯咬牙切齿:“你够了哦,我也才刚满三十岁呐!你难道不知道有一句男人三十一枝花的美言吗?”他也只能够依年龄来反击了,毕竟要谈实力的话,喏~看看旁边这个轻松的左闪一下,右躲一下的灵巧身影吧,真不知道希尔那家伙的身旁这么总是有这么多的。早上一起吃饭的那几个也不简单吧,至少他是完全无法探知他们的实力了。

“哎呀,你怎么那么笨啊?应该趁他后继无力的时候给他脚后跟来一下啊,这样的话,保准他被自己的力道甩飞出去”好吧,他忍了。“啧啧亏你还占身形优势呢,这样都没躲过去?怎么没被直接踩死啊?”这是挑衅,吉尔达斯你不能中了对方的圈套、顺了对方的意,你要忍!“哦哈哈,你的魔力不多了吧?还这么乱来的话,最后我的任务应该就是收尸了吧~”

忍无可忍、无须再忍,“你够了,你说后继无力之时来个乘胜追击,我做了。你说发挥自身体形优势,我也做了。最后你又说了什么?唉算了,我不打了,还是你来吧。”发火也是完全没有立场的,路西菲尔的那些意见的确很有效,但即使战术再怎么完美,但没有驾驭的实力的话,一切也都是空谈了,嗯不怪谁,只怪他自己太弱了。

“大叔早说嘛~还要我浪费口舌这么久,很累的呐~”无视掉一旁那个恨不得生吞活剥了自己的眼神,看他那张牙舞爪几乎快要陷入癫狂状态的样子,路西菲尔不禁暗自一笑,逗这个大叔也是挺有趣的嘛,“不过这可是你说的1,大哥哥问起来就会说是你叫我出手的哦。”嗯,先把责任撇干净了再说。

“是是是”得到有气无力的回答后,路西菲尔满足的笑了笑:“那我就要打了哦,不过大哥哥说了不可以直接打死了的呢,嗯就打残好了~”似乎开心自己找到了解决问题的有效办法,路西菲尔的小脸笑得更加的灿烂了。

早就知道单纯的肉体伤害效果并不大了,所以路西菲尔并没有做无用功:“哼,直接把你灵魂切了,看你还怎么个不死不灭。”小手一伸,一柄巨大华丽的墨色镰刀被小家伙双手紧握,毫无修饰的用镰刀划出了一个半月斩,将戴利欧拉的左小腿直接斩掉后,戴利欧拉那难听的嘶吼声响彻天空。

“叫什么叫啊?难听死了,原本还想着手下留情点儿的,既然你这么不领情,看我不把你削成一个人棍儿,哦不,又或者是怪物棍儿来着?哎呀,管他呢,反正我要把你的手脚都削掉了。”一番不知所云的自言自语后,对着趴在地上嘶吼着的怪物又来了那么一下。

好吧,双条小腿腿是直接没掉了,这双腿也基本是不可能自然恢复了。由于路西菲尔的镰刀是可以斩断灵魂的存在,自然是威力无穷了。而没有了灵魂,戴利欧拉那所谓的不死之身也不过是个笑话了,连灵魂都没有了,一个没有灵魂的“不死”之身又怎么可能存在呢?化为腐朽吧

正当路西菲尔正在为要削掉左大腿还是右大腿而忧虑的时候,某个无良的人士也从自己那毫无意义的思考中清醒过来:“嘿?不是叫你温柔点儿的吗?都要削成人棍儿额,怪物棍儿?”真应该说这是物以类聚么

“都削成这样了,你要人家以后还怎么当怪物啊?”他才不会承认他阻止路西菲尔杀掉戴利欧拉是因为杀掉之后也不会有额外的报酬呢。那样的话他的光辉形象就都该毁了,“我们的任务只是把他赶出西方大陆罢了,何必徒增杀孽呢”啊说得真t的我可以用道貌岸然这个形容词吧!

无奈路西菲尔这个小家伙刚出生不久,嗯又或者说还不太了解希尔这厮的人品,若是白烛几人的话,大概就是破口大骂外加冷嘲热讽而不是路西菲尔现在这一副虔诚受教的样子了。“把戴利欧拉双腿的灵魂还给人家吧。善恶因果,总该受到报应的,他的恶果不在我们这里”

嘿!这厮还真玩儿上瘾儿了。“嗯好的。”抬手将已经收回去了的镰刀又唤出看小家伙的样子似乎是在沟通,而镰刀居然还略微表示了一下自己的不满,然后将两陀淡得难以辨明的黑色物质射入了那个正趴在地上哀嚎的大家伙的身体,而原本已经无法恢复的断腿又重新长出了两节小腿。

希尔多看了那镰刀两眼,嗯成色倒是不错呢,似乎和波若修他们的武器一样是伴生的呢,不过似乎要高端一点儿了?毕竟居然会表示自己的不满,不过也对了,吃进去的东西还要人家吐出来,谁也会不高兴了“好了,你叫戴利欧拉吧,虽然你可能不太懂,不过,为了不给我们双方添麻烦,所以你还是去北方吧。”说了一半才想起对方智商不太高,最后还是直接灵魂进行对话。

似乎是被路西菲尔吓得不轻,听到面前这个似乎比那个飘着手拿镰刀黑衣小鬼还要厉害的家伙发话了,立即唯唯诺诺的应了,然后准备落跑,“嘿,小心一点儿,出西大陆之前什么建筑和城市都不可以破坏哦,否则我就亲自送你离开”要是这怪物离开的时候不小心又毁掉了什么,那他的报酬岂不是就要缩水了?这是绝对不能忍受的。

看着那小心翼翼离开的戴利欧拉,吉尔达斯不禁冷汗直冒,老天,你敢给我个正常一点儿的人吗?居然去威胁恶魔?最重要的是居然还成功了?哦~我的世界观啊

“嘿呀!菲尔,才一会儿就不听我的了吗?真是的,叛逆期的孩子都这样吗?不是说要温柔的吗?小孩子这么血腥暴力是不好的,会影响将来的人生观的哦”希尔一边走着,一边扒拉数落着小路西菲尔。嗯该去拿我们的报酬了,至于吉尔达斯的报酬,我可是很大方的分了他百分之一了,嗯,他应该知足的,否则

正在一边走一边思考着自己的收获的吉尔达斯后颈不禁一凉,打了个寒碜,有些莫名其妙刚才居然感到了满满的恶意?!嗯应该是错觉吧,能瞒过希尔感知的恶意应该是不存在的吧他还不知道,这股恶意就是那个无良的希尔散发的。

---------

ps:亲们啊,收藏啊、推荐啊。还有都没有一个人去评论区冒泡的。求支持啊~~~毕竟大过年的,我来此更新也不容易嘛,走亲戚什么的最无聊了。

还有,上次谁说的这不是爽文了?还不够爽吗?虐戴利欧拉跟虐自家小狗一样轻松了,这还不够爽的话,你们是想直接爽到射吗?!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