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马书院

繁体版 简体版
白马书院 > 妖尾之至尊召唤使 > 十三、偶尔当当保姆什么的...

十三、偶尔当当保姆什么的...(1 / 2)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妖尾之至尊召唤使》更多支持!

“既然如此,那我就先走了,拜~”拉克萨斯挥了挥手,扬起一抹笑容,啊啦,等会儿去找老爷子喝两杯吧

望着拉克萨斯离开的背影,允歆笑了笑:“快点啦,我真的会不等你的哟,打了一架我都快饿死啦。”今天这么开心,等会儿就稍微不顾及淑女形象多吃点儿好了。

“姐,你们俩好像都很开心啊。”允浩有些不明所以,随即快步追了上去:“老实交代,你们在我没来之前是不是做了什么”忽然整个人脸色一变,一脸的痛心疾首以及难以置信:“难道不可能的吧,姐,你们你们居然”

“看样子你已经活够了,给我死来!”

“啊哈哈哈被我说中了吧~?这就是恼羞成怒了吧,啦啦啦啦~~~来追我啊~~~”

“今天我们俩绝对要死一个!【换装-鸣凤】!”允歆素手一扬,鸣凤浮现于眼前,嘴角勾起一抹甜(危)甜(险)的微笑:“看这样子都是我家教不严的错啊,今天就让你好好见识一下什么叫做身为姐姐的威严!”

“哎呀~是谁打我?”这是因为允浩灵敏一闪而无辜躺枪的人。“是你吗?原来如此啊,我也老早就看你不爽了,今天我就要看看到底是你强悍还是我更厉害。”

“哼,别没事儿找事,想打就直说,找那么多的借口干嘛?!”

“哈呀!诶?你们居然敢打扰我喝酒,看样子这是要来练练手了啊!”

“小心柱子啊,哎呦喂,桌子、桌子”

如此这般,居然将在里面喝着酒的马卡洛夫给吵出来了,一张老脸满是红晕,吧咋了一下嘴:“哎呀,大家还是这么的有活力啊,嗯不错、不错。”转而又对身边的拉克萨斯道:“你瞧,这样的大家庭又有什么不好呢?

拉克萨斯完全不给予理会,默默无言的扫视了这一番混乱的场面后,淡淡道:“哼,不过是一群弱者在寻找存在感罢了,有”拉克萨斯的眼前一亮,他似乎看到了那一对儿姐弟了,不过看那样子情况似乎并不算乐观吧?

暗自笑了笑,对着身旁的马卡洛夫道:“也罢,反正这是你的公会,你如何管理我也无所谓,那就这样了,我先走了。”那两个家伙不是应该去吃饭了吗?现在居然还如此有活力的上窜下跳,允歆的攻击类型不是远程的吗?怎么反倒是追着允浩这个近战高手到处跑?

在他转身向着允歆俩人方向走去的时候,他背后的马卡洛夫却不像往常一般露出一副无力的样子,反而是满脸的笑意:“嘛~年轻人的世界啊拉克萨斯你也该体会一番了。嗯,就当是迟来的友谊好了”希尔带回来的这两个小家伙可还真是有用啊。嗯,挺好挺好。

“说起来希尔那家伙可是答应好了要帮忙的呢,嗯现在就去跟他敲定这件事儿吧。”看着拉克萨斯的背影,马卡洛夫猛然想起不久前希尔才答应他的话:等拉克萨斯回来后就来指导一下的,让自己的孙子和那家伙混一段时间那可是益大于弊啊,就是怕性格什么的会被扭曲

拉克萨斯不紧不慢的走着,在经过人前的时候便放出自己的气息,而感到了压迫感的众人自然不敢将‘战火’引到这位看上去脾气明显就不会太好的家伙:“嘿,你们这是在闹哪一出呢?姐姐弑弟?姐弟反目?就算是这样,你们也不会觉得有点儿太快了吗?我这才离开多久啊?”

正在喊打喊杀的两人噢不,只有允歆一个人,将因为便于奔跑而斜抱着的鸣凤收好后,呼出一口气,对着拉克萨斯淑女的一笑:“嘛~处于青春期的小男生就是这样的,身为姐姐的我自然是有义务教(调)育(教)一番的,只是手段稍稍激烈了一点儿,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啦~”

“哎呦喂,拉克萨斯你可算来了,我跟你说啊,我姐她”允浩一脸劫后余生的样子,跑到拉克萨斯的身后自认为躲好后,就立刻开始无压力的掀她老姐的底了。不过说着说着他就噤声了,至于原因嘛喏,对面那笑得一脸阳(阴)光(险)灿(狠)烂(辣)的允歆就是了。

拉克萨斯挑了挑眉,好奇道:“你姐她怎么了?”

“呃没,没什么。”看了一眼允歆,允浩最后还是识时务的什么都没有说。要真惹火了她老姐,虽说死罪可免,但活罪却是难逃了。他可受不了,更何况他现在还完全不是他老姐的对手。

正想继续说些什么时,允歆淡淡的开口:“我们俩正打算去吃饭呢,你要一起吗?”原本跟拉克萨斯打了一架之后,虽说没有虚脱,但也累得够呛了,现在又这么一闹腾就更觉得饿了。

“是啊、是啊,我都快饿坏了。”这孩子也真是饿了,不需要允歆的眼色就立即应和道,随便来了个顺水推舟:“原本我们是打算去吃饭的,不过看到公会里的混战后,觉着为了更好的融入这个大家庭,我们也就来了个入乡随俗了,然后”这厮不知廉耻的准备将责任推得一干二净。

却不知拉克萨斯极不给面子,冷哼了一声:“呵,别以为我不知道,这场混战怕是你们俩引起的吧?”虽然是疑问句式的语言,但用的却是肯定式的语气。

“呃这个,哎呀,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啦~”允浩摆摆手,面对自己的计划就这么死于襁褓之中显得有些无措,最后小声道:“这又不是我的错啊,明明都是老姐她”

正在抱怨着的允浩一个激灵,明显感觉到背后一凉,立马机智的改口道:“明明都不是老姐和我的错啊,是这些家伙自己这么不淡定才会打起来的,对,没错,就是这样。”随即试图转移话题:“好啦,这些都不重要了,我们快点去吃饭吧,再不进食我就要晕了。”

对于这么拙劣的话题转移技巧,拉克萨斯竟感到无言以对,不过死揪着一个话题不放也不是他的风格,随即道:“既然如此,那就跟我走吧,我可是知道附近有一家餐厅的东西那是既好吃又实惠,看在我今天心情不错的份儿上,这一顿就当是我请你们了。”

“哎呀,这怎么好意思呢,不过拉克萨斯你这次的任务报酬不少吧,嗯,就当是庆祝好了。”对于这种顺着杆子往上爬的事儿,允浩早就在允歆的熏陶下练得那是炉火纯青、出神入化啊。

完全无视掉允浩那一脸恶心的献媚模样,拉克萨斯淡淡道:“那会不好意思啊,下次你们请回来就好了。”

“嘿?这话我就不爱听了,什么叫下一次请回来啊?这种事情怎么能半强迫式呢?这是要你情我愿的啊,要不然就不叫请了啊”

“我管你,不答应你就不要来啊,我也没哭着喊着求你来吧。”

“”好像还真是那么回事儿?!不管了,跟着蹭一顿再说。大不了这一次吃个够本儿,下一次也不会亏了。“等等啊,谁说我不要了,你们两个果然有一腿啊!!!”

------

“呦呵,这不是会长嘛?稀客呀稀客。”正惬意的坐在一个竹摇椅上享(虚)受(度)光阴的希尔惊讶道:“怎么?看我把这片荒地修整成一片花海后你就想来收回啊?不是我说,若你是来赶我走的,那最后这里别说一片花海了,就是还有一棵草我都跟你姓。”

马卡洛夫老脸一红,摆摆手道:“你怎么能把我想成那样?我才不是那种人呢。”好吧,这家伙原本在刚见到这片花海的时候的确是动过这个心思的,不过后来得知了这片花海里的话不是普通的花之后,他就打消了这个念头了。“就算我收回去也没有什么实际意义,之所以留着这片荒地和阁楼,最大的价值也只是纪念意义了。”

看着似乎陷入了某些回忆的马卡洛夫,希尔很是善解人意的没有打扰,挥了挥手,几颗翠竹悄无声息的自那片他特意催生出来的竹林中飞出,落到他的身旁,自行编织成了一个精致的竹摇椅以及一张翠绿色的圆桌。

待着一切落定后,从周围的花丛中飞出几位最高不过二十许厘米,最小不过十几厘米的各色花灵,他们那小小的身子均是环抱着一个茶杯,最大的那个则是提着一个由不知名植物的树叶经过精心编织而成的‘水桶’,不过这个‘水桶’也不过十许厘米。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