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马书院

繁体版 简体版
白马书院 > 妖尾之至尊召唤使 > 十八、觉醒的第三先天天赋。

十八、觉醒的第三先天天赋。(1 / 2)

?修炼无岁月,似乎不过转瞬之间而已,再次睁眼的希尔深呼一口气:“走吧,天罚马上要过去了。现在出现说不定还能看看那最后的一道雷劫。”就让他看看,这股力量到底达到了何种地步。

随着希尔的脚步重新出现在原来的位置,出乎意料的是这最后的一道雷劫竟意外的平静,反而不似先前那般声势浩大了。

不过在座的各位却没有谁因此就轻蔑,身经百战的各位都能够很轻易的察觉到那隐藏在平静之下的杀机,心境到了他们这种程度的存在,早已不是外物能够轻易干扰的,自然也不会因为事物的表象而轻视其存在。

谁都没有开口打破平静,当这最后一道雷劫悄无声息的落下后,世界意志再次出现在希尔面前,他敏锐的察觉到了希尔等人的情况,不过也并未有任何的蔑视,不过调侃一番却是难免的了:“你们的情况似乎不太乐观呢~”

“你特意跑过来不会就是为了说这么一句毫无相关的废话吧?”对此,希尔也不多做评论,他和对方可还没熟到可以互相调侃的地步。而且他也察觉到了,对方此刻的情况也并不算好,那抹虚幻的身影此刻更加模糊淡薄,若原本的他是强光下的影子,那么此刻的他便是微光下的幻影了。

他此刻的状况也确实如希尔猜想的那般并不良好,不过这也不是多大点儿事,不外乎是睡一觉罢了,而且等他醒来之后只会更好。“我只是来提醒你,记得我们的约定就好。”说完有似乎想起了什么似的:“说起来,外面的那个麻烦要不要我帮你解决?要知道那家伙好歹也是这个世界里的顶尖强者之一了。虽然我不喜欢他~”

“不了,那并不难解决。”对于这个提议,希尔表示没有任何吸引力,何况他奉行的一直都是等价交换,在对方知道的情况下还提出这个提议,所求也就不言而喻了,现在的他可不想搀和到那些事儿里去。

世界意志的虚影散去,不过还是有一句嘀咕声传来:“那就算了,真是小气又不是多麻烦的事儿”他却是盘算着帮希尔解决这个麻烦之后,就大义凛然的要求希尔帮他办点儿事,这事儿虽然说对实力大跌的希尔来说有点儿麻烦,但也不至于办不到嘛

“走吧,去看看我们的成果”不甚在意的希尔对着身旁的白烛等人道:“花了这么大力气,虽说也不亏,但这份额外的礼物对我们来说也是十分珍重的。”他倒是不担心龙蛋里的小家伙会是他们降服不了的存在,路西菲尔之所以一诞生就拥有十分强大的实力和经验那是因为孕育他的乃是一个世界,属于例外。

刚诞生的小家伙天赋再怎么逆天也不会才出生实力就所向披靡。更何况先前龙蛋里就有着希尔的一缕气息,所以若是系统等会提出签定契约,小家伙拒绝的几率几乎等于零。

或许是察觉到了希尔的到来,在最后一道雷劫落下后就开始颤抖的龙蛋此刻抖动得更加厉害,蛋壳表面的裂痕扩散开来,不过片刻便已在蛋壳之上蔓延开来。

在希尔靠近之后,布满裂缝的龙蛋反而平静了下来,不过却也隐约可见到这些裂缝之下散发透露出来的微光,倒也使得这颗布满裂痕的龙蛋更像是是某种蛋形魔导器纹路而并非裂缝了。

“该出来了”抬手附在蛋壳上,也不见其激动,平静淡然道:“是时候,来看看这个世界了”也让我看看,你能给我带来什么

惊异的是,与之先前惊天动地的那番场景相比,小家伙诞生时的动静却是十分的安静,最多不过听到蛋壳破裂的声音,倒是形成了极大的反差,不过这样的情况仔细想想便也能够理解,传言那些天赋迥异存在又或是稀世罕见的奇珍异品出世之时会有天地异象,但小家伙先前不也引来了天罚么,又何苦传言又并未精确的点名异象是在何时出现,反正出现了就好了。

原本坚硬得能够抵御空间崩碎产生的力量,且丝毫未见其破损的蛋壳此刻似乎也失去了往日的强悍,如同凡物一般化作了一地的碎片。

“这是”白烛讶然,无怪乎她会如此表现,在座的除了希尔,几乎全都是这个表情,除了还是战斗状态的普雷。“什么东西?”

自然,她的这个用词引来了小家伙的一瞪,不过似乎还并未掌握言语的能力,‘凶恶’的瞪了一眼白烛后,便将三颗脑袋转向盯着希尔,配合那虽无霸气却又不失凶恶的样子,倒也有些渗人。

“这或许”希尔思索了一番,似是想起了什么,斟酌道:“是传说中的神龙”不过这和他记忆中的存在差距却是极大。

“神龙?”众人皆是讶然,毕竟在他们的意识里,能够和‘神’这个字眼扯上关系的,均无任何平凡之处。“龙倒是知道,不论是阿拉德还是阿斯兰特都有,不过这差距太大了吧,他和老伙计斯卡萨也差太多了吧。”

耸了耸肩:“所以才叫神龙吗,我们没见过也不代表不存在啊”说了一句颇含深意的话,随后打住:“好了,现在不是谈论这个问题的时候,没看见小家伙还在看着我么”随后准备签订契约,他现在倒也不准备签订限制性有多强大的契约,毕竟契约这玩意儿除了一些极少数的几个特例契约外,均是可以改变的。

其实对于这件事儿,希尔完全不担心会出现像是签订失败的意外,小家伙在蛋里就已经有了意识以及能够查看外界的能力,自然是知道他们几人是如何费尽心机,‘付出一切’来保护他的事情,而初出茅庐的小东西心思自然不会太复杂,再加上没有血脉情亲的存在,自然就将希尔等人当作最信任的人。

就算不说这个,小家伙的体内不还留着希尔的一缕契约之力来着?当那玩意儿是摆设,放进去就为了闹着玩儿?怎么可能,即使小家伙不为希尔等人‘拼死’保护他的行为所感动,但在没有血脉联系的情况下,体内有着契约之力的他最亲密的就只会是希尔了。

若是这双重保险都没有任何作用,那么希尔也只能自认倒霉了。

不过,意外之所以是意外,便是因为他出乎人的意料,凡事有点城府的人都能够轻易的看出小家伙那三双略微骇人的大眼睛里闪烁着满满的依赖以及信任,自然在座的各位也都能够轻易的看出来。

不过,当希尔信心满满的准备牵引小家伙身体里的那缕契约之力来完成契约之时却发现了那缕契约之力此刻已经无法响应他。

修为虽然下降,但是身为一个强者的基本素质还是在的,不论是心境还是感知。仔细查知了一番,他的疑惑却是没有得到任何的削减

“奇怪”希尔略微有些讶然:“这缕契约之力与我的联系依然在啊,也并未遭到任何的损毁,就更不可能被这小家伙强行抢走控制权啊倒是像是被某种力量限制住了”

在看到希尔皱眉之时,他们就已经围了上来,此刻在听到希尔的语气之后,更是十分讶然,毕竟,活了那么久竟然还有不知道的事儿?

“怎么回事?”克拉赫道:“难道是这个家伙拒绝与你签订契约?”

希尔摇了摇头,正待说些什么之时,一旁的白烛却是忽然开口:“不我想应该不是这个这条神龙做的,而是他自身的原因。”

听闻至此,众人皆是蹙眉:“这叫什么话,不是他做的,却又是他的原因?”最先开口的不出意外的是最坐不住的波若修。“你这逻辑根本就行不通的”

“也许他是对的”希尔似乎想到了什么,随后对白烛点了点头:“若是如我猜想那般你给他们解释一下吧。”

同样点了点头,随口开口:“我之所以这么说,其原因便是我们妖灵一族内部的”

对于将自己种族内部的秘辛讲予众人,以白烛的性格来说,根本就不会有多大的负罪感,更不用说这所谓的秘辛也只是相对于外族而已,妖灵族之中上到族长下到熊孩子,就没有一个不知道的。

妖灵、妖灵,自然就是妖与灵,这灵族自就不必多说了,白烛就是一个典型的特例,而她麾下的众花皇同样也是灵族,花灵王勉强算得上,至于花灵便已不入灵族族谱了。

而这妖族呢,差距与之灵族不可谓不大,虽然同样也是智慧种族,但他们的形态却是五花八门,说白了就是奇形怪状,什么样的都有,而且也无任何规律,例如两只飞鹤形态的妖族生下来的孩子有极大的几率和父母不同,有可能是各种飞禽,甚至是直接脱离了飞禽的类别,化作了走兽。

某位强大的存在对他们这个种族施加了一个诅咒,同样身为天眷一族的他们,与之灵族的待遇却是相差甚远。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