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马书院

繁体版 简体版
白马书院 > 二手车王 > 第88章 麻烦不断

第88章 麻烦不断(1 / 1)

“你的要求太多,我看三亿根本不够你花!”高宇打断了李大纬的长篇大论,高宇已经罕见的耐着性子听李大纬把想法说完,现在算是情绪爆发。

“高总,如果一个线上二手车要做好,三亿真的只是开始,我们做的不是赚完快钱就走的生意,而是专心做好二手车……”李大纬一本正经的说。

“停!停!停!我看你是在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吧,这年代哪有长久的生意,告诉你吧,二手车生意只是锦程集团一个小生意,投入不可能投太多生意的事情谈论到此为止。”

高宇用了好几次“停”才打断了李大纬,他并没有挂电话,也没有狂喷一顿李大纬,而是继续用一种奇怪的命令口吻说:“我说,现在你有没有搞到点对我追尤晓芸有利的东西?赶快汇报情况!”

李大纬忍俊不禁,他没想到今天高宇打电话来,这才是谈话的重点。

“报告高总,我目前对于游小云的情况掌握已经极其透彻和深入,现在我将情况汇报如下,首先目前尤晓芸对于感情生活没有兴趣,她说她目前的重心是在事业上,而且她认为他不喜欢花里胡哨追求女孩,而且她说她喜欢玩弄感情的男人……”李大纬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起来。

高宇再一次粗暴的打断李大纬,愤愤然的说:“你这说的是些什么玩意儿?你告诉我他不喜欢花里胡哨的,追求女孩的男人也不喜欢玩弄感情的男人,这话什么意思?意思就是我花里胡哨的追求他,然后还喜欢玩弄感情?”

“高总你别激动,这是女人在谈论感情的时候惯用的伎俩,她们嘴上总是显示出一副高冷,而且不想让他人轻易接近的样子,其实这就是他嘴上的态度,内心的态度深不可测,他是在试探你的,所以,我们要用死缠烂打的方式打持久战,最终让他慢慢屈服。”

电话那头的高宇沉默了一会儿,将信将疑的问:“打持久战?我现在都还没把他约出来呢,都还没开战呢,我就耗的难受了,要正式约出来,那不得把我耗死!”

高宇的激动,并没有掩盖他对于约会这个事情的胆小,李大纬猛地意识到,或许高宇并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那种花花公子,而是一个闷骚的霸道总裁。

李大纬和高宇聊了半天之后,彻底证实了他的这一个猜测,高宇看起来虽然不羁,身上的纹身就好像是他轻佻的标签一样,可他似乎对自己喜欢的女人有一种莫名的恐惧感,这和那些宅男对待喜欢的女人,有异曲同工之妙。

“放心吧,高总,我一定会全力帮你打赢这场仗,她迟早是你的囊中之物。”

这是李大纬听完高宇唠叨之后给出的承诺,说的虽然信誓旦旦,不过却是李大纬的表面胡说之词。

在高宇被李大纬的唐僧念经弄的不耐烦要挂电话之前,李大纬说:“高总,津港市汽车文化综合赛事,我要参加,我要车手和一些汽车资源……”

没等李大纬说完,高宇在电话中发出极度厌恶的鼻息之后,挂断了电话。

李大纬风轻云淡的一笑,他已经习惯了别人对他这样。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李大纬身后传来。

来人是苏力。

“大纬,有一群人来店里闹事,我刚才找你半天了。”苏力焦急的对着李大纬嚷嚷,他就好像来了一个短跑冲刺一样,就快一口气喘不上来。

真是麻烦不断,刚处理完高宇这个小麻烦,现在好像又来大麻烦了。

这时候李大纬才意识到,他从大飞车行出来,已经绕着车行天下3f区一边打电话一边,走了快半小时,怪不得苏力气喘吁吁的,想必是绕着车行天下找了半天。

李大纬跟着苏力小跑着到大飞车行一看,果然有一群人围着,在回来的路上,李大纬心想,这估计又是陈尔这杂碎带着人来找茬,他都在回到车行之前想好了对策和怼陈尔的话。

可李大纬回到车行一看,傻眼了,这帮人根本不是陈尔那伙人,也不是看起来像是顾客的人,而是一伙看起来像是开车行的老板。

“李大纬你咋这么阴损呢?别人做二手车容易吗?你现在导致我们车行里的车卖不出去,顾客挑三拣四的,你可真是顶级搅屎棍啊!”站在李大纬附近的一个顶着油肚的眼镜男激动的走到李大纬面前指着李大纬骂。

“李大纬,你懂个屁的二手车,你做你妈的说车节目,你简直是败类!”

“你迟早被人打一顿……”

谩骂声如同马克沁机枪射来的子弹一样,击打在李大纬的耳膜上,李大纬本想一一怼回去,不过他发现周围的人都在用手机拍着,大都是是看热闹的心态,没有几个真想闹事的。

如果这时候贸然的一一回击,被这些人拍完放网上,那估计第三轮网络暴力事件就要落在自己头上了。

李大纬想到了他在狱中学到的那个道理:万事要冷静,祸从口出。

李大纬把这种人身攻击的谩骂忍了下来,也被周围围观的人拍了下来。

李大纬在心中默念,等着唾面自干的时候,是时候该说两句了,否则就是默认这些谩骂。

等为首的四个老板骂得气喘吁吁,李大纬会心一笑,说:“各位老板,说完没有,容我说两句?还是你们准备让消费者继续认为二手车的套路深?”

听李大纬这么一说,骂李大纬最多的油肚眼镜男不依不饶的说:“李大纬,你可真是死猪不怕开水烫,这时候你还说这种屁话,我告诉你,你就要大祸临头了你!”

周围几个刚才还一直跟着骂李大纬的人,现在也没有心思骂了,大概是因为把想说的话都说出来,找不到该说什么了。

面对有油肚眼睛男这种有气无力的挣扎式的谩骂,李大纬提高说话的音量,说:“我看有的人不是怕大祸临头,而是怕因果报应,做贼心虚,做了亏心事害怕报应,大概就是这种状态,死猪不怕开水烫,原因在于猪无意识状态下死了,所以它根本不怕什么开水,就算是火烧他都不怕,可我看有的人他是执迷不悟,丧心病狂,别说开水,恐怕是喝水都害怕塞牙。”

李大纬的话,让周围的一众人着笑了起来。

李大纬仔细打量了一下围在在大飞车行周围的老板们,他们大概率不是这受到尤鑫或者陈尔的指使来这里找茬的。

李大纬扫视他们的眼神之后分析,他们来这里撒野,可能是因为他们的生意真的受到了目前消费者对于二手车的不良印象导致的生意受挫,所以他们才想把这种生意难做的怨气发泄到自己头上。

“买二手车的人,迟早有一天会练就火眼金睛,而且国家对于二手车的监管迟早严格起来,套路多变得套路少,套路少变得没套路,这是迟到的一天,所以请诸位老板想一想,依靠套路去做生意,迟早被这种思想所套路,难道能持久?……”

李大纬就好像是发表宣言一样,挥舞着手,在围观人群中演讲起来。

油肚眼镜男一脸尴尬,他是来找茬的,最后却变成给李大纬出风头的机会,他慢慢的从人群中散去,走向了龙鑫公司的大厦。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