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马书院

繁体版 简体版
白马书院 > 二手车王 > 第155章 她知道了真相

第155章 她知道了真相(1 / 1)

纬度车网的员工总数,已经超过七千,这是一个庞大的数字,各地的负责人都是李大纬之前在总部精心培训出来的,他目前为止,还是没有辨别出这些负责人里,谁是内鬼,搞不好内鬼发展了内鬼也说不一定。

所以现在最迫切的事情,就是让卧底尽快搞到确切的名单,这是一件极其重要的事情,商战这个事情,暗线作战至关重要。

不过,单靠卧底,显然是不够的,因为其中的核心名单和机密,不能让自己的卧底去搞,最终要是要靠核心人物来获得。

那个核心人物,只有尤晓芸。

今天的天气很诡异,早上还是晴空万里,下午便是乌云密布,就好像有什么不好的征兆一样。

下午,便是和尤晓芸一起,邀约去拿亲子鉴定结果的日子。

乌云,就好像疑云一样,如果最终的结果,并不是自己预期的那样,那将意味着和尤晓芸的决裂,和尤家的公开反目。

在亲子鉴定所的门口,李大纬抬头看了一眼乌云,又看了看表,约定的时间已经过了,尤晓芸还没有来。

李大纬有些慌了,难道尤晓芸已经做出选择?

这时候一台蓝色的保时捷718飞快的驶过,李大纬仔细辨认,那是尤晓芸的保时捷718

她终究还是来了,她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更让李大纬意外的是,尤晓芸竟然神情竟然如此坦然。

“抱歉,之前已经提前出发了,可来到半路,公司又有事情,迫不得与,我又回去了,草草处理了一下,还是来了。”

“还是公司的事情重要,这只是一个结果。”

“走吧,让我看看你所谓的真相,我们未来到底如何面对彼此,就看今天了。”

在进入亲子鉴定所之前,尤晓芸拉起李大纬的手,李大纬本想挣脱,可发现尤晓芸的手,竟然是湿的,她神情如此坦然,手却紧张的冒汗。

这是人生的重要时刻,这是认识自己来历的重要时刻,只要是人,都会这样。

李大纬握紧了尤晓芸的手。

在读取身份证的时候,尤晓芸面色突然扭曲起来,她挣脱李大纬的手,跑到一边的走廊上,抽泣起来。

李大纬跟着尤晓芸来到走道上,说道:“晓芸,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这对你太过残酷,要不然,再等几天,等情绪稳定了再来?”

尤晓芸擦干了眼泪,故作神秘的说:“李大纬,要么我们是敌人,要么我们还是朋友,我知道结果之后,我将会告诉你一个秘密。”

结果显示,尤晓芸和尤鑫的dna鉴定结果,无亲子关系。

看到这个结果的时候,尤晓芸面色煞白,在看到最终结果之前,她似乎还抱有一丝幻想,可现在,她所有的幻想,都破灭了。

尤晓芸蹲靠在墙壁上,眼角泛着泪花,注视着那张鉴定结果说:“这么多年来,他收养我,如此一片苦心的培养我,我看来胜过所有的亲生父亲,不是吗?”

李大纬跟着蹲下来说:“你有没有察觉到,你所谓的父亲,正在慢慢露出他的真实面目,他正在无底线的利用你。”

尤晓芸痛苦的摇摇头,她依旧不愿意接受这一切,又抽泣起来,霸道女总裁哭起来,比起那些小女人更伤心。

“李大纬,现在轮到我质问你了,为什么你要加害尤家?这张图片,是不是真的?”尤晓芸说着,打开手机,展示了一张图片。

那张图片,是在雨中,李大纬在尤鑫的别墅面前,持刀怒目而视的画面,在监控画面的黑白夜视效果之下,眼珠是白色,看起来表情狰狞,就连李大纬自己看过之后,都觉得可怕。

李大纬终于回忆起来,那是他知道尤鑫是坑害自己一家的仇人之后,买了一把水果刀准备去寻仇的画面,现在看来,仇恨之下,人可以可怕到何种程度。

正当李大纬在思考这样的监控截图的来历的时候,尤晓芸突然激动的站起来说:“李大纬,我问你,这张监控截图里的人,是不是你?你拿着一把刀,要干什么?是不是你入狱之后对我爸怀恨在心,想要行凶?是不是!你回答我!”

李大纬做了一个深呼吸后说:“没错,那人是我,不过我复仇的对象不是你,是尤鑫,也就是你所谓的父亲,我和他有不共戴天之仇。”

尤晓芸瞪着李大纬说:“李大纬,你还是人吗?他再如何也把你养大了,还对你这么好,是什么让你和我爸有不共戴天之仇?难道就因为他之前没有帮你脱罪,所以你对他怀恨在心?”

回忆起那些曾经认贼作父的经历,李大纬心如刀割,不过他还是陈述了一遍尤鑫如何害得自己家破人亡的前因后果之后,还把这些年尤鑫对自己娇生惯养,把自己培养成纨绔子弟的行为分析了一遍,尤晓芸的怒火,这时候才渐渐平息下来。

尤晓芸依旧一脸质疑的问:“我怎么知道,这是不是你编出来的故事?”

“你看我像编故事吗?只有杀父夺母之仇,人才会变成那样。”

“我这里还有一本当年尤鑫的帮凶,苏大强留下来的日记,你可以看看。”李大纬说着,拿出一本老式的绿橡胶皮笔记本,递给尤晓芸。

尤晓芸一脸茫然的接了过来,一页一页的看了起来。

这本笔记本,李大纬平日都时刻带在身边,里面有太多秘密。

“也许,像苏大强这样的赌徒,他对我爸就是嫉妒,就是想加害他,故意编出来的。”尤晓芸依旧不相信,这些是真相。

“没错,这些都不足以推断,尤鑫就是那样的人,,这个苏大强可能出于种种动机去诬陷一个人,但你有没有想过,他为何要让我养尊处优,为何在我出狱之后要百般刁难?为何让你煞费苦心的来接近我,分化我和高宇之间的关系?”

李大纬的一番发问,让尤晓芸哑然。

李大纬目光如炬的注视着尤晓芸的眼睛说:“为什么?难道他闲着没事干,要平白无故的去坑害自己的养子吗?晓芸,我知道,尤鑫让你做一些让你难以接受的事情。”

尤晓芸沉默着,面色煞白,她一时间失去了巧舌如簧的能力。

“他这叫做贼心虚,他从一开始,就要加害于我,只不过碍于有我母亲的存在,所以他才没有动手,在他得知我远在日本的母亲过世,他才开始动手,他要毁掉我,可他想错了,欲盖弥彰,只会让我更强大!”李大纬激动的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