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马书院

繁体版 简体版
白马书院 > 二手车王 > 第157章 要改革

第157章 要改革(1 / 1)

在津港市汽车文化综合赛事的宣传余温衰减的时候,对纬度车网推广和宣传已经是目前极其重要的工作。

这个事情必须得自己来,蹭热度,终究是极限。

在李大纬的广告思路之下,罗成开始大显身手了。

在津港市,罗成在各大公交台和地铁站,展示了一些产生好奇感的图片和短片,然后配了一些和汽车无关的广告词,这就是纬度车网的前期广告。

这些广告词看起来好像很有道理,细细品味却如同鸡肋的广告词,被一众网友们认为是无厘头广告,是废话文学的典型代表。

“人生短暂,欲速则不达,如果能节约时间,那也是让生命更有意义的事情。”

“人生路结束之前,并不会后悔自己曾经做过什么,但一定会后悔自己没做什么。”

“成功没有偶然,一定是量变引起质变,质变引起突变的结果。”

这些广告词,在李大纬看来,的确也很无聊,可谓是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而且有不少业界人士认为,这是品质低劣的,纯粹是浪费钱的广告,这些罗成操刀的广告里为期三个月的广告期,花了不少的推广费,期间高宇多次来李大纬的公司提出反对意见,都被李大纬扛了下来。

李大纬相信罗成,这是一门技术活,要让广告这种东西变得有趣,那是一件急不得的事情。

这些广告里,并没有亮明纬度车网,而是无时不刻不在渲染纬度车网logo的绿色主题颜色,却不展示纬度车网的logo,这种做法,用润物细无声的方式,完成了用不让受众反感的方式,慢慢加深前期印象。

网络上对于这些神秘广告的议论越来越大,在某些时候,还能冲上热搜。

在冲上热搜的那几天,罗成让工作人员把纬度车网的招牌和logo展示在绿色背景,宣传效果,立刻显现,纬度车网,在这种厚积薄发的方式下,冲上了热搜排行。

罗成的aida法则推广,终于奏效了。

在这样的热搜之下,李大纬打出了自我革命的口号,这着实是一个一呼百应的声音。

曾经二手车行业经历了一个野蛮生长的时代,现在这个时代,在李大纬看来,是一个充满套路的时代,很多消费者认为二手车就是一个玄学,现在李大纬在这个时候喊出这样的口号,反应了不少消费者的心声。

不过,这样的口号,引发了津港市乃至全国二手车行业少数从业者的口诛笔伐。

那是李大纬很熟悉的刺耳的声音。

这些刺耳的声音说李大纬一方面背靠二手车行,现在却摆出一副正人君子的形态,吃相太难看,这些刺耳的声音,和消费者们的支持,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张口闭口革命,小心革了自己的命。”

“二手车行业,要清除李大纬这样的搅屎棍!”

不过,这种声音,并不是主流,李大纬认为不足为惧,从前,那是棘手的,让李大纬失眠的事情,可现在,李大纬已经习惯了在这种刺耳的声音中正常的生活了。

纬度车网的广告,让业务迎来了第一次飞速增长的时刻,同比利润,增长了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600,每个月的收入,也冲破了1200万。

李大纬小心的隐藏着这个大好局面,他生怕让自己的大金主高家知道这个消息,对于他们来说,那会让他们变本加厉剥削纬度车网。

这时候,各分公司的负责人开始向李大纬发出了扩招员工,让利润进一步提高的请求。

还有另外一种声音甚嚣尘上,那就是要求把公司业务外包给一部分其他的劳务派遣机构,这样只需要坐收渔利就好。

在大家都以为这是在理智不过的公司扩张计划,都被李大纬否决了。

在李大纬看来,公司的员工永远不是越多越好,所谓的劳务派遣,那只会降低公司的服务标准,降低产品竞争力,最终影响口碑。

在李大纬的计划里,他不但不扩张,还要精简员工的数量,说的残酷一点,李大纬现在要裁员。

这种和公司内部众人意见相反的决定,是李大纬深思熟虑得来的。

就目前来看,纬度车网的体量,不过是顶信二手车网的13不到,如果算上他的劳务派遣员工,那估计顶信车网的员工数量是纬度车网员工数量的3倍以上,如此算来,超过15万人,在为顶信二手车网打工。

面对如此庞大的数数字,李大纬觉得这并不是一个坏消息,反倒是一个好消息,这种扩张,看起来是人多势众,一呼百应,实际上,是摊大饼,虚胖的结果。

现在社会保障体系正在逐步完善,如果有一天这15万人都要买社保,这15万人都要加薪水,那对于顶信二手车网背后的龙鑫集团来说,或许就是一场灾难。

一想到这些,李大纬就决定,把员工数量,维持在5000以内,通过定期考核和分流,一定要把员工维持在5000以内。

这意味着,要在全国所有公司之内,淘汰1000人。

当李大纬把这个深思熟虑裁员的结果,在二人的座谈会上告诉罗成的之后,罗成极度的不理解。

“你有没有搞错!?现在正是上升期的时候,你看我们的广告已经取得了这么好的效果,你竟然要宣布裁员,这到底在搞什么?你这在自己打击自己的事迹呀!”

罗成越说越激动,在罗成看来,这等同于自残。

“有句话叫做晴天修屋顶,我们公司现在虽然有了一个不错的开局,不过这并不意味着公司没有问题,我们要改革。”

“大哥,改革那是人家顶层设计者的事情,你自己开自己的公司提什么改革。”罗成忍不住嘲讽。

面对嘲讽,李大纬不以为然继续说:“我们要趁着公司目前势头正猛的时候改革,那才行,如果等着出现严重问题的时候才有动作,那已经积重难返了。

罗成一脸不解的问:“现在有什么问题?这不都挺好的嘛,大家现在干劲都很足,你的半军事化管理让员工们也很自律,工资待遇已经是行业内的翘楚,很多有志于从事二手车行业的人,都想着来加入咱们公司。”

李大纬平静的听罗成说完,走到他面前说:“罗记者,试想,纬度车网里的6000多人里,有多少人,我们为人家买了社保?有多少人,我们能让人家在这个行当里干超过10年不跳槽?”

李大纬叫罗成罗记者,已经改不过来了,在他的刻板印象里,他还是记者,只不过是一个加入了自己公司和自己一起搞二手车的记者。

“现在国内的公司不都是这样吗?社保的保障体系很难铺开的,你现在就要让人家跟着你干10年,这也太过梦想化了吧?”

在罗记者看来,李大纬不是梦想化,而是白日做梦。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